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被打了一巴掌直接穿越成蠢女人就算了,竟還要嫁給雙腿皆廢的前戰神王爺?!

迷妹也是一種妹 2020/07/24 18:46
被打了一巴掌直接穿越成蠢女人就算了,竟還要嫁給雙腿皆廢的前戰神王爺?!

“啪!”

重重地一個巴掌甩過來,林初九發現,自己居然被打的飛了出去……

她這是有多弱?

左臉火辣辣的痛,全身痠痛不堪,眼睛也睜不開,嘴裡濃郁得血腥味,讓林初九直皺眉……

即使她的職業是外科醫生,可她一樣很討厭血腥味,尤其是這血腥還在她嘴裡!

“呸”的一聲,吐掉口裡的血水,林初九努力睜開眼,正想牛氣地朝M國情報局的人罵一聲,結果一擡頭卻發現……

穿著古裝的一對男女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如果不是看到那男人眼裡閃著一抹嫌惡之色,她會以為自己去了蠟像館。

林初九還來不及弄清楚狀況,就聽到那男人氣急敗壞的聲音:“孽女,聖旨已下,任何人也改變不了。哪怕是死了,你的屍骨也會被擡進王府。這幾天你最好老實點聽話,不然吃苦的還是你自己。”

什麼意思?

聖旨?王府?

林初九徹底懵了。

我不是掩護第九局的同伴離開,以至於身份曝光,被M國情報局抓了嗎?怎麼變成嫁人了?

眼向下一掃,她看到了自己手,那白皙的近乎病態的白,更讓她糊塗。

我不是小麥膚色嗎?怎麼……

此時說話的男人,久久得不到林初九的回答,氣急敗壞的追問了一句:“孽女,你聽到沒有?”

林初九還忙著理思路呢,下意識的“嗯”了一聲。

“哼,你最好給我安分一點,別逼為父把你綁起來。”自稱林初九父親的男人,語氣總算柔和幾許。

此時旁邊那個女人,溫柔的道:“老爺,你放心,初九是個乖孩子,她不會再鬧事了。”

“那最好,但願她能懂事一點。”男人冷哼一聲,語氣透著對林初九的不滿。

林初九此時腦子迷迷糊糊的。

剛剛那一巴掌打得太重,她不僅臉痛,腦袋瓜還疼,身體又虛弱的緊,林初九隻能努力的去集中精神看向說話的這兩人……

結果一看清楚這兩個人,林初九的腦子,自動閃出一條信息,她才知道這對男女,是她父親和繼母,而她?

東文國左相之女?

呃?這是什麼身份?

林初九傻眼了,徹底趴在地上起不來了……

而那對男女,見林初九沒有尋死的力氣,警告了一句,不顧林初九還趴在地上,直接甩門走人了……

“看好大小姐,大小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唯你們是問。”

林初九聽到她父親的警告聲,緊接著又是她繼母,溫柔的語氣:“你們一定要服侍好大姐,大小姐要什麼、缺什麼,就去我那取。”

好虛偽的女人。

林初九的腦子已漸漸清明,雖然她依舊趴在地上沒辦法動,可這並不妨礙她理清自己的現狀……

她林初九,名面上是M國知名華籍外科大夫,實際上則是Z國第九局的工作人員,她的工作很簡單,不需要去竊取情報什麼的,只需要利用身份,掩護Z國在M國活動的特殊人員。

這份工作,林初九一直做得很好,保護了大量Z國情報人員。可是……

上週,她踢到鐵板了。

六個Z國情報人員,從M國取得一份,最高機密的醫學研究資料,她在掩護對方離開時,被M國中情局發現了,結果……

她的身份曝光了!

這個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

她當時不知哪個神經抽了,居然捨生取義,犧牲自己,掩護那六個情報人員離開,結果……

她自然是被抓了!

本以為,要面對M國中情局,那群特工的殘酷手段,沒想到睜眼醒來,她居然成東文國左相之女,還是嫡出的大小姐。

這是不是說明,原來的她殉國了?

呃,沒有答案。

但好在,她本就是孤兒,真是死了也不會有家人擔心,只可惜她剛還清貸款的小別墅。

至於現在這個身份?

哎,林初九很無奈,因為她能得到的信息很有限,只能從原主的記憶中,得知原主和她同名,是東文左相之女。

其實原主的娘出身很好,是鎮國公府的嫡長女。

可惜早死了,且死的時候原主才三歲不到,對親孃幾乎沒有印象。

之後,他爹娶了她孃的親妹妹,也就是鎮國公府的嫡次女為繼室。

堂堂鎮國公府的嫡次女,甘為繼室嫁給姐夫,自然是因為真愛。不過,還有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就是為了照顧,親姐留下來的女兒,也就是原主。

於是有這麼一個姨媽照顧,在別人看來這是原主的福氣,可問題是……

這繼母照顧原主,把原主照顧成一個什麼都不懂的驕縱大小姐不說,還順便再把原主的親事給照顧沒了。

原本原主的娘,可是給原主定了一門好親事。

有多好?未來的太子妃哦,只等原主及笄就可以成親,可現在……

這門親事已經是她異母妹妹的了,因為所有人都認為,粗鄙、任性驕縱的原主,不適合當太子妃。

“沒娘的孩子真可憐,被人捧殺都不知道,還真以為這繼母是個好的?”消化這些記憶後,林初九忍不住搖頭嘆息……

不得不說,她姨媽真心是個人物,把原主縱得不生天高地厚,不管原主闖了什麼禍,她都給原主收拾、擦屁股,最後更讓原主認為,這天下就這個姨媽對她最好。

“真是傻姑娘,連這麼簡單的捧殺都不知道。既然我代替你活下來了,那麼……那些人欠你的,我都會替你討回來,你就安息的離去吧,我會代替你好好地活著。”

林初九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擦掉嘴角的血,將嘴裡的血水吐掉,搖搖晃晃地朝桌子邊走去……

此刻,她的記憶不是一般的混亂,雜亂無章,斷斷續續的,好多事情都沒有想起來,偏又零零碎碎的有些往外湧。

不過這個不重要,當務之急是先倒點水,給她清一清口裡的血水,還有敷一下臉,免得這臉明天腫得像豬頭,那就不好了。

“嘶……”林初九碰了碰腫起來的左臉,那叫一個鬱悶呀!

渣爹下手可真狠,這是恨不得打死她嗎?這是親閨女的節奏嗎?

林初九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將茶壺重重放下,以發洩自己的不滿……

任誰一醒來,被人打了一巴掌,都不會高興,更不用提……

對了?

她剛剛好像有記得,她那個渣爹說“嫁”的事?

太子不是和她妹妹成對了嗎?那她要嫁誰?

她好像沒有聽清楚,原主記憶裡似乎也沒有這一茬……

觀看更多追讀小說 https://bit.ly/2CzBK5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