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無論多麼相愛,你也不能隨意對待我。」想擁有自在快樂的戀情前,你有重視「自己的情緒」嗎?

大田出版 2019/03/05 12:20
「無論多麼相愛,你也不能隨意對待我。」想擁有自在快樂的戀情前,你有重視「自己的情緒」嗎?

作者:金惠男 譯者:何汲

 ★5年後的與學長的相遇竟然這麼落魄,「嫁給我!我幫妳報仇」為了報仇出軌的丈夫,竟把自己的心給栽了進去。 

 

無論是相愛還是分手,抑或談另一段戀情,我們都不能或忘的是,真正的主體其實是「我」。愛情基本上是我本身感到快樂與幸福。

 

根據心理學家埃里希.佛洛姆(Erich Fromm)的說法,「給予」的意思是發揮自己的潛力。換句話說,因為我活著,為了充實自己,所以分享自己的能力與力量給他人。因此,透過愛而將自己擁有的某個東西分享給別人的經驗,是一件相當有意義的事。

就此層面而言,給予的行為並非易事。此外,究竟給予什麼,或是接受與否,也都要隨各人心意。當我們愛上別人時,自然也希望被愛。但是,如果有人說自己對感情不抱任何期待,覺得只是單純地愛對方就已足夠時,最好先探究一下他的內心。因為這種無條件的給予,必定有其緣由。

 

無論多麼相愛,你也不能隨意對待我

有一個不太會發脾氣,總是說沒關係的男子。

他對一名女子一見鍾情,追求了兩年後,終於開始正式交往。凡是她想要的,他都想盡量滿足她。他戒菸又戒酒,還為了心疼她辛苦搭車上下班,把自己的車讓給她開。雖然因此導致他自己的上下班時間從五十分鐘延長至兩小時,他也覺得甘之如飴。還不只如此。舉凡兩人約會所有費用都由他支付,甚至當她一說想跟朋友去海外旅行,但是沒有錢時,他馬上領出自己的積蓄,給她當作旅費。但是後來他才知道,她不是跟朋友,而是跟其他異性去海外旅行。對她而言,他不過是負責購物的提款卡,是需要時可以隨傳隨到的搬運工及代理司機而已。儘管如此,他還是說沒關係。他一再表示,只要他愛她,總有一天她會明白自己的心意。不,就算不知道也沒關係,給予就是一種幸福。

在談戀愛的關係中,當一個人更愛另一個人時,愛得越多的人,往往變成弱勢的一方。弱者經常會關注對方的情緒,努力去配合對方。當對方不知道他的誠心及關懷時,雖然會感到鬱悶,但是因為唯恐對方會由於自己的錯誤而離開,總是戰戰兢兢。

這位無論對方做什麼事都說沒關係的男子,也是愛情裡的一名弱者。然而,因為更愛對方,導致對方也利用這份信賴而隨意對待他的話,他應該要加以阻止才對。因為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可以不尊重、任意侮辱或傷害他人。他的行為等同於允許她隨意對待自己也沒關係,但是他卻誤以為這就是愛。有一句話說:「太痛苦的愛不是愛。」我所愛的人不愛我,雖然是件非常悲傷的事,但是堅持這樣的愛,毀掉的只有自己的人生而已。在我面前仍持續堅稱自己沒關係的這名男子,最後還是哭了出來。他覺得難以再忍受這種狀況,認為把一切都奉獻出去的自己,實在太悲慘了。幾個月後,他寄了一封問候信給我。說跟她分手沒有想像中那麼難受,雖然一直像口頭禪一樣嘴巴說著沒關係,但是真的不喜歡時,還是要說出來比較好。

 

面對分手,不要「裝酷」

「我們分手吧。」

接到單方面的分手通知時,沒有人會毫不在意。失戀是所愛之人的死亡,也是被愛之自己的死亡,是兩人所創造之世界的死亡。因此,失戀有時比死亡更令人痛苦。那是一種認為自己才是對方唯一之愛的幸福感消失的感覺,取而代之的是,只剩下那個萎靡又沒有價值,而且毫無意義的自己被留在原地。但是失戀所帶來的最根本及普遍性的痛苦,在於我們將自己從未曾分享給任何人的內心深處,呈現給對方看,但是他卻離開了自己的事實。特別是自卑感重的人,會認為是因為自己的內心太過卑微及醜陋,才會被對方拋棄。

 

因為分手太過痛苦而無法接受的人,有時候還會做出很丟臉的舉動。例如經常打電話給對方,聽對方的聲音,然後一語不發地掛掉電話;偷偷到對方的臉書(Facebook)或Instagram去確認對方跟誰見面、做些什麼事等等,哭哭啼啼地糾纏不停。有時候還會控制不住突如其來的憤怒,追究地問對方說「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最後才慢慢地承認及接受對方不再回頭的事實。這是一種悼念的過程,在憤怒、悲傷過後,最後把與所愛之人的回憶銘刻於心,並且送走對方。悼念是接受及克服分手的過程,也是任何失戀的人都必須通過的歷程,唯有好好地完成它,我們才能再度擁有沒有對方,也能好好活下去的自信心,重新找回生存的力量。雖然相愛已成往事,但是那份愛卻成就了目前的自己,透過那段愛情,也讓人感受到自己的再度成長。

因此,站在精神分析醫師的立場來看,我認為在接受並克服失戀的過程當中,表現出迷戀的樣子或丟臉的舉動,反而是健康的現象。因為愛有多醉人,就有多傷人。問題是在分手時「裝酷」的人。他們無法很瀟灑地面對被提出分手時,自己所感受到的羞恥。因此在分手後的第二天,就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一如往常地過日子,或是故意裝得很開朗,或是理直氣壯地去發展另一段新戀情。

然而,那些未能好好地悼念逝去的愛情,就急急忙忙地掩飾分手的人,反而會被過去所束縛。悼念是把過去將彼此聯繫在一起的關係加以解除,同時承認不得不分手的事實,並且送走對方的一項工作,如果無法送走對方,只會一直沉湎於過去,結果將完全無法接受新戀情;或是即使有了新的對象,也會因為無法忘懷與舊情人的回憶,無法好好地對待新戀人。甚至還會經常將新舊情人加以比較,希望聽到別人說自己做了更好的選擇,藉此彌補曾經受傷的自尊心。如此一來,新戀人反而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做了過去戀情的代罪羔羊。因此,如果我們努力假裝沒事,匆忙地掩飾分手,反而會變成搞砸下一段戀情的障礙。

所以,面臨分手時,不要努力「裝酷」。在單方面被提出分手之際,當然會感到悲傷及痛苦,但是倘若坐視不理,傷口將難以癒合,下一段戀情也無法好好展開。此外,分手只是與一個人的關係結束,並非意味著整個人生的結束。你仍然是一個值得被愛的人,對方離開了你,絕不會撼動你存在的價值。因為沒有人可以隨意評論你存在的價值。無論再怎麼可愛、漂亮、優秀的人,都可能會失戀;相反地,看起來略遜於別人的人,也可能不曾失戀,過著幸福的日子。

 

因此,面臨分手時,因應之道絕非極力壓抑分手的痛苦,裝作若無其事地過日子。我們不需要害怕或逃避那種悲傷、痛苦或是偶爾生氣及變得幼稚的心情,必須好好地等待這一切復原。分手需要時間。我們應該不要害怕去經歷這樣的時間,而且必須能夠好好承受,這麼做並不是為了那個離開的人,而是為了我們自己。這是為了珍惜自己,以及下一段來找尋自己的戀情。

無論是相愛還是分手,抑或談另一段戀情,我們都不能或忘的是,真正的主體其實是「我」。愛情基本上是我本身感到快樂與幸福。分手也是一樣。分手雖然痛苦,但是能夠克服這種痛苦的人,正是我自己,而且也是為了自己珍貴的人生。這也是我們面對逝去的愛情,必須具備的最起碼的禮節。

 

 

往下看更多《你和我之間》相關文章

 

 

【若是想要結識好朋友,首先要成為好的朋友】

將走的前幾天,他叫我到他家裡去,交給我一張照相,後面寫著兩個字道:「惜別」,還說希望將我的也送他。但我這時適值沒有照相了;他便叮囑我將來照了寄給他,並且時時通信告訴他此後的狀況。

我離開仙台之後,就多年沒有照過相,又因為狀況也無聊,說起來無非使他失望,便連信也怕敢寫了。經過的年月一多,話更無從說起,所以雖然有時想寫信,卻又難以下筆,這樣的一直到現在,竟沒有寄過一封信和一張照片。從他那一面看起來,是一去之後,杳無消息了。

這是中國思想家魯迅在《朝花夕拾》這本短篇回憶錄中所寫的一段話。魯迅去日本念醫學院之前,遇見他的恩師藤野嚴九郎,但是後來卻與藤野先生斷了音訊。我讀了這篇文章之後,腦海中浮現了許多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未能持續聯繫,而斷了音訊的朋友們。由此看來,年少時代曾經以為晨昏與共的同窗好友們,將會是一輩子的朋友,但是年過六十之後,才意識到任何事情都無法永恆不變,友誼也是一樣。

保持友誼需要付出很多努力。這項努力相當值得的原因,在於友誼是最能讓人感到快樂的情感。一項針對瑞典中年男性的研究發現,影響心臟病發作的唯二因素,就是吸菸和友誼,至於結婚與否則影響不大。有時候,在人生過程中,友誼比家庭還更重要。為了增進與朋友之間的深厚情誼,下列幾點是我們應該遵守的事項。

 

1.不要試圖改變朋友

無論再有趣的事情,重複聽幾遍,都會讓人覺得厭煩。雖然我們是出自於為了朋友好的心意,但是如果再三地指出對方的缺點,並且強迫他要改進,那麼彼此的關係只會更加惡化而已。假設你有一個朋友喜歡上某個品性很差的男人,無論你再怎麼勸阻,你的朋友始終都要跟那個壞男人在一起。那麼,身為朋友應該扮演一個更重要的角色,就是當她被這個壞男人傷害而回過頭來找你時,能夠真心地安慰她。此外,不要為了測試你們的友情,而去詢問朋友會不會為你付出生命這種愚蠢的問題。如果你真心為朋友著想,應該能夠忽略他的一些缺點和錯誤,就像朋友接受你的不足之處一樣。

 

2.不要期待交遊廣闊

某天,有一位和我私交甚篤的教授對我說,他自己原本就是個慢熟的人,沒想到我更甚於他。或許是因此之故吧,所以我的朋友並不多。相反地,我先生的個性比較外向,很喜歡與人交往,所以朋友真的很多。但是,如果你要我像我先生一樣,跟很多人碰面,行程表中排滿了各式各樣的約會,我一定會壓力超大,絕對無法調適。因為個性內向的我,屬於那種只跟少數人密切交往的類型。我喜歡跟自己所珍惜的人見面,享受舒適怡情的時光。不過,我並不認為有需要調整自己內向的性格。

很多人都羨慕那些交遊廣闊的人,所以希望把性格由內向改成外向。然而,以不符合個性的方式去結交朋友和維持人際關係,將會十分疲累。如果只是羨慕朋友多的人,而硬逼著自己去認識更多的人,結果只會倍感壓力而已 。所以不要執著於朋友數目的多寡。假設有一個人誇口說自己有超過五十個摯友,聽到這句話的對方會怎麼想呢?任何人都想成為別人心目中與眾不同的人,因此,當他覺得自己只是五十個人的其中之一,不免會感到失望。此外,倘若五十個朋友都同樣重要,那等於沒有所謂「最好的朋友」。這意味著當你真正遭遇困難和疲憊之際,也沒有朋友可以在第一時間趕過來幫你。

 

3.朋友的祕密絕對不要告訴任何人

任何人都有一些痛苦不堪、羞見於人而想要隱藏起來的祕密。我們通常只會對非常親密的朋友吐露這些祕密。因為我們相信這些摯友即便知道了自己的祕密,也不會疏遠我,或是討厭我。而且當我說出這些祕密時,朋友還會安慰我,讓我感到溫暖。但是,如果這些朋友在未經我許可的情況下,向其他人透露我的祕密呢?人們或許會問,有誰會隨便地做出這種事呢?但是令人意外的是,鮮少有人能夠始終守口如瓶,謹守朋友的祕密。不過,人們通常並不是出於惡意而這麼做。假設A、B和C是朋友,但是A只對B說了某個祕密。而B認為三個人是好朋友,所以告訴C也無妨,因此無意間就把A的祕密告訴了C。有些人也會在不假思索的狀況下,將朋友的祕密告訴自己的男友或家人。

任何關係皆無例外,朋友關係也是難以維持,而且友誼瞬間說翻就翻。所以請好好守住朋友的祕密,絕對不要透露給其他人。雖然天底下沒有所謂的祕密,但是口風欠緊的人特別不容易交到朋友。

 

4.紅白帖務必備妥

小時候,當我跟著大人們去殯儀館時,總是無法理解穿著喪服的人明明痛不欲生,但是前往致意的人卻在一旁高談闊論、喝酒聊天而喧囂不巳。如果某人過世,在緬懷亡者的場合,不是應該沉靜和莊嚴嗎?為什麼人們卻在那個場合大聲喧譁呢?然而,當我長大成人,並在為父親治喪時才明白,葬禮既是告別亡者的儀式,同時也是讓留在人世的生者宣洩情緒,以便未來還有能力好好活下去。弔唁者藉由分享自己跟亡者和生者之間的共同話題,在鬧哄哄的情境下分擔喪家的悲痛。而且只要有越多的人記得亡者的生平,這場喪禮反而會成為充滿祝福的場合,此時我才真正了解到為何喪禮的場合總是這麼吵雜不堪。當我遭逢父喪時,朋友們一聽到這個消息,就立刻趕到殯儀館來。我在他們面前痛哭流涕,並且回憶起我的父親,他們靜靜地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緊緊地抱著哀痛逾恆的我。由於朋友們分擔了我的悲傷,讓我當時並不感到孤單。所以我總是告訴周圍的人,結婚典禮、小孩週歲宴固然應該要舉辦,但是喪禮也絕對省不得。因為我在這個場合才發現,當自己太過悲傷和疲憊時,如果有朋友在身邊,將會發揮多麼大的力量。假使基於不可抗力的情況,導致你不能去殯儀館弔唁,那麼務必要打通電話或是寫信告訴朋友,讓他們知道你一直長伴左右。

 

5.如果你想結識好朋友,先成為好的朋友

以前在大學任教時,學生們經常會問我:「如果我想要交到好朋友的話,該怎麼辦?」我給他們的回答一如亞里士多德的名言:「只有相互都抱持善意才是友愛,而且還得彼此都知道。」也就是說,在考量某人是否值得結交之前,應該先自忖是否稱得上是個好的朋友。如果只是試圖滿足填補自我缺點的願望,那麼將永遠無法結交到真正的朋友。所謂物以類聚,不是有句話說:觀其友而知其人嗎?因此,依據「為了活出幸福的人生,我有多麼努力?」「為了成為更好的人,我付出了多少心力?」「平常我對別人的關心及惦念程度如何?」聚集在我們身邊的朋友多寡,也會有所差異。想要結交好朋友嗎?那麼請先讓自己成為好的朋友。

 

 

內容由 大田出版《你和我之間》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