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與全世界為敵,也要和自己站在一起

方言文化 2019/02/12 17:23
與全世界為敵,也要和自己站在一起

作者:緒方俊雄 譯者:林巍翰

 ☆一次網羅腰瘦商品!每天只要10分鐘~國外網紅都靠它練螞蟻腰 

 

「好人」認為,要是不能在一件事情上取得滿分的表現,自己就沒有任何價值。然而,這種想法是受到「嚴厲的母親」、「不穩定的母親」和「嚴厲的父親」長期灌輸給他們的觀念所造成的結果。

事實上,我們每一個人,只要活著就有價值。一個小嬰兒,他/她的存在本身就有價值。

當我們攤開宇宙一百三十五億年的歷史、地球四十六億年的歷史、生命演化三十五億年的歷史和人類演進二十萬年的歷史來看,能夠以人類的姿態存活在這個地球上,光是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奇蹟了。

讓我們想像一下自己的族譜吧,父母兩人、祖父母四人、曾祖父母八人、高祖父母十六人……。如果繼續往上推算的話,十代以前約有一千位祖先,往上推二十代的話,將會出現超過百萬人以上的祖先。

轉眼之間,人數就會膨脹到天文般的數字(因為族譜中有些人會重複,因此實際的數字不會成幾何級數增加)。而我們自身的存在,正是這些人之間愛的結晶,也是他們曾經在地球上留下足跡的證明。

我們都強烈的盼望,自己的孩子能平安無事的誕生在這個星球上,我們會為了他們的平安,向上天獻上最誠摯的感謝。

可是做父母的,往往轉眼就會忘掉這初始的願望;日本有一句俗諺是這麼說的:「所謂的父母心就是:看到孩子能爬就希望他會站,看到孩子能站就希望他會跑。」父母加諸在孩子身上的期待越來越多,甚至希望他能夠效法「聖人君子」,當個「好人」。

 

當我們在公司裡待久了,自己的「自我認同」會有所動搖。在公司組織裡,人力資源和物品、金錢一樣,都是可以取代、更換的東西,如果離職了,馬上會有人補上你的位子。

而在你離職之後,公司裡好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依然會繼續營運下去。

「好人」作為一名企業戰士,他將自己所有的人生都奉獻給這家公司,要是知道事情是這樣的話,應該也會啞然失笑吧。

可是家庭就不一樣了,一個人在家庭中,只要他活著,本身就有價值。有些女性的丈夫在年輕時就罹癌過世,讓她們從此陷入一蹶不振的處境。

在丈夫還沒得病之前,她們也會對先生抱怨或發牢騷,可是一旦愛人離開了人世,她們卻還是希望老公能夠待在自己的身邊,然後不斷深自懊悔,為什麼沒有在丈夫生前對他更溫柔一點呢。

我們對自己的父母也是一樣,就算他們已屆耄耋之年,且得以天壽而終,還活在世上的子女們,仍會覺得心裡頭好像出現了一個空洞,希望他們還能陪伴在自己身邊,而備感寂寞。真的,人只是活著就有價值。

 

如同《新約聖經》中「迷途羔羊」和「浪子回頭」的故事昭示給世人的教誨一樣,一個人就算有許多缺點和短處,也絲毫不會減損他本身存在的價值。「好人」就算不再當「好人」,其存在仍然有價值。

非得成為「好人」不可的這種想法,都是父母強加在子女身上的一廂情願;沒有任何一個人,必須成為「好人」不可。

而「好人」只需要面對自己的缺點和短處,接受這個「原本的自我」,去疼惜那個無法成為「好人」的「廢柴」,能夠做到這樣就夠了。

可是「好人」往往會因為無法得到父母的認同而否定自己,帶著強烈的自卑感。然後在升學考試、職場競爭、選擇伴侶的過程中開始產生自我否定,認為自己真是沒用,加強了自己不如他人的劣等感,甚至他會去批判自己不夠努力,無法承受壓力。

世界上沒有比自我否定和自我批判更痛苦的事了。本來正確的生命態度應該是: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與我為敵,我還是要站在自己這一邊。但如果變成了害怕被其他人討厭,以至於自我嫌惡的話,那就實在是太本末倒置了。

 

 

往下看更多《做人要好心,不是好欺負》相關文章

 

 

【平衡人生,努力80 %就好】

有次,一位被憂鬱症折磨了十年以上的客戶和我說:「緒方先生在諮商時,有三個經常掛在嘴邊的詞彙。」麵包超人喜歡說「愛」和「勇氣」,這點我很清楚;可是自己平常說了些什麼,倒是不曾留意。這讓我不經好奇,我經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是什麼。

謎底揭曉,那位客戶說我經常在諮商時使用的三個詞彙是:「適度地、慢慢來、放輕鬆」。說實在,聽到他這麼敘述的時候,連我自己都感到意外,但回頭想想,確實如他所言。

我的這位客戶是位「純種」的「好人」,他做事只走極端,不是「追求完美」就是「完全不做」,如果他能實踐我的「適度地、慢慢來、放輕鬆」,一定會對他有所助益。能將「適度地、慢慢來、放輕鬆」實踐在生活之中,將會在脫離「好人」的進程中邁出一大步。

 

SONY設計產品的祕訣

當我還在SONY當引擎工程師的時候就留意到:我們其實無法去追求一件產品達到滿分。如果只是聽到我這段敘述的話,消費者可能會覺得很難置信吧。

當然,追求一百分的產品是件好事,但要完成一件產品,需要有許多相互配合的事項,簡單來說,可以大略區分為性能、品質、價格這三大項。舉例說明,假設公司想打造一樣性能一百分的產品,它將擁有無與倫比的高功能性。

如果真的做到了,想必消費者也會很雀躍,一定會為能買到一個可以傳家的好產品而高興不已。可是如果公司無限上綱的去追求產品的性能,其成本也會反映在價格上面,若是產品太「高貴」,一般消費者恐怕也難以出手,產品恐怕還是賣不出去。

那麼,如果公司將售價作為第一考量,盡可能壓低產品單價,又會如何呢?這麼做的結果,將會導致性能和品質雙雙滑落,消費者更不願意掏腰包去購買這種產品。綜上所述,世界上是不可能存在一項在性能、品質和價格表現上,都拿到一百分的產品。那麼,實際的情況又是如何呢?

一般來說,性能八十分、品質八十分、價格八十分,其他項目也依此類推的產品,比較容易得到消費者的青睞,也才會願意花錢購買。這裡的重點是,不要去單獨強化其中的某一項,在三者之間取得平衡才是最重要的。但是當我們在取得性能、品質和價格三者的平衡時,多少還是要在產品的提升上多下功夫才行。

因為如果不這麼做,就會被其他競爭公司的產品給取代(圖4)。之後就可以透過調整三者的平均,用性能八十五分、品質八十五分、價格七十分的產品,以及性能七十五分、品質七十五分、價格九十分的產品,來創造出自家產品的豐富性。

 

 

一體適用的「八十分哲學」

這種「平衡」的概念,一樣適合應用在人生之中,我們每個人的人生,其實不也是由許許多多的項目所構成的嗎?如果用已經結婚的人士來舉例的話,可以簡單區分為工作、家庭、興趣和朋友這三項。

在上一個時代,企業戰士們無不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工作之中。而在當今這個時代,「好人」也不惶多讓,也是以在工作中取得一百分做為自己的目標,於是每天都過著忙碌的生活。

想當然耳,一旦將工作的目標設定為一百分的話,那麼花在家庭和興趣,以及與朋友交往的時間就會減少,可能會發生家庭四十分,興趣和朋友二十分這種不均衡的情況。這麼一來,好人先生就會像是一位房客,住在只有媽媽和孩子的「單親家庭」中(圖5)。

如果這種人在職場上認真工作,努力賺錢養家糊口的話,太太可能還會對他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當他退休之後、從職場回歸家庭,他將會發現屋裡根本沒有他的容身之處,而且家人待他有如難以處理的「大型垃圾」。

如果和太太又處得不好的話,還有可能導致老婆將長久以來壓抑在心中的怨懟一次爆發出來,最後甚至發展為「熟年離婚」。長期以來忽略經營家庭的代價是非常驚人的。「男人只要好好工作就夠了」這種昭和時代*的想法早就過時了。

當今這個夫妻都在工作的時代,「好人」在公司裡是企業戰士,在家庭中還要扮演家庭戰士的角色。可是一個人無論是在時間和體力上都有其限度,因此想要在兩個方面都取得一百分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真要這樣做只會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盡,變成「企業戰死」和「家庭戰死」*。

不論對任何人來說,一天都只有二十四小時,我們都是血肉之軀,需要在生活中取得平衡才行。我在學生時代曾經讀過一則中國的故事,內容是說「追求完美本身就是一件不完美的事情」,如果我們只將注意力全部放在一件事情上,就會忽略了身邊的其他事情,因此不論是在面對任何事情時,「適度地、慢慢來、放輕鬆」這句話都適用。

 

80%,是配速不是偷懶

還有其他的理由告訴我們,不應該將全部的精力投入在工作之中。「好人」會把自己放在工作中的力量從百分之百調高到百分之一百二,就像一輛極速只到一百公里的車子,卻用時速一百二十公里來奔馳一樣,這麼做身體自然吃不消。

到了深夜仍在繃緊神經工作的話,不只是身體,連心理都會感到疲累。用時速一百二十公里奔馳的車子,一旦燃料用盡之後,就動也動不了了。機械尚且如此,更不用說是拿肉身以百分之一百二的力氣來工作的人了,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會難以為繼。

「好人」不管身體有多疲累,仍然會全力以赴的去工作,直到燈油耗盡為止,所以得到憂鬱症或停職也是常有的事情。

等到休養了一陣子,憂鬱症的狀況得到改善之後,他又會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然後,為了彌補這段不在的時間裡為同事造成的負擔,他又會鞭策自己,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力氣來工作。可是這種狀態持續了一陣子之後,必然會出現身心俱疲的狀況,憂鬱症跟著復發,只好再度停職休息。

因為不知道這個部下什麼時候會出狀況,做上司的當然不敢把工作安心的交付給他(圖6)。

如果能適度保留體力,用百分之八十的力氣來工作的話,結果將會大大不同。對上司來說,能用八成力氣來穩定執行工作的部下,才是可靠的。因為可以掌握工作的進度,上司才敢把工作託付於你。

有些讀者或許或認為,比起百分之八十,用百分之百的力氣來面對工作不是更理想嗎?可是我們應該知道,工作的過程中不可能總是一帆風順,如果用百分之百的心力來工作的話,當遇到挑戰時只能使出更多的力氣來處理它,因此用百分之八十的力量來工作,為自己保留一點體力以備不時之需的作法,才是讓自己走得更長遠的訣竅。

就像我之前提到過的,把全部心力用在工作上的另一個後遺症是,在家庭、興趣以及和朋友之間的交往,也會出問題。

當一個人參加馬拉松比賽時,如果像跑百米一樣,用百分之一百二的力氣全力衝刺的話,要不了多久就會累得停下腳步來休息。等到體力回復後,如果再度全力衝刺,不到一會兒又必將停下來休息,如此周而復始。

當這名選手全力衝刺的時候,看起來雖然很帥,可是實際上花在休息的時間會更長,這對往前推進距離是沒有任何幫助的。

如果我們採用八成的力氣來參加馬拉松的話,就能用慢跑的方式,一邊注意著周圍的變化,一邊從容的跑完全程,這是比較不容易失敗的方法,同時這樣做也不至於讓自己過度疲勞,可以保留一定的體力。

此外,在跑馬拉松的過程中,有時候會出現讓跑者望而卻步的陡升坡,這就如同工作時遇到了旺季一樣。如果之前都是用慢跑的方式來進行,這時就可以換到百分之百的跑法來應付,克服眼前出現的關卡。

 

從上述看來,用百分之八十的力氣穩健地慢跑是最妥當的。百分之一百二是「好人」最喜歡的「加油」模式,百分之八十則是我提倡的「適度地、慢慢來、放輕鬆」。

跑馬拉松就像前面提到的,要在工作、家庭、興趣和朋友之間取得平衡一樣,在參與的過程中一樣要去注意身、心的調適。這有點像我們在天秤的其中一端擺上工作、家庭、興趣和朋友,另一端則是自己的身、心。為了不讓天秤往任何一邊傾倒,我們放在兩邊的心力都要維持在八成,這樣才能取得平衡。

朝著「適度地、慢慢來、放輕鬆」的方向前進

前面我已經說明過,不論是在工作、家庭、自己的興趣、和朋友的交往、身、心任何一方面,用百分之八十的心態──適度地、慢慢來、放輕鬆──來面對是最適當的。「好人」要想達到這種改變,就必須將自己奉為金科玉律的「加油」、「百分之一百二」、「完美」這些想法,全部轉換為平凡的「適度地、慢慢來、放輕鬆」才行。

 

舉例來說,我會建議想要治癒自己憂鬱症的客戶,可以在午前散個步。但如果我的指示只到這裡,「好人」就會開始規劃一套完整的散步計畫。第一步要來決定距離,他們或許都有求好心切的想法,想靠著自己的努力早點回復健康,所以會定出像是兩小時走十公里的中長程路徑,接下來無論身體的狀況如何,「好人」都會風雨無阻,堅忍不拔的去執行這個計畫。

直到有一天,實在是後繼乏力了,於是從隔天起,他們就不再去散步了。從本來百分之一百二的努力瞬間歸零。

若不想讓事態演變成這樣的話,該怎麼做才恰當呢?首先要依據自己當天的身體狀態,來改變行走的距離。行走的路線也可以配合當日的心情來做調整。想要到公園裡賞花,就選擇公園的路線;想要去書店翻閱一下期刊雜誌,就選擇會經過書店的路線。

將散步從帶有義務性質的「一定要……」,轉變為充滿期待的「想要……」,當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就休息一下,好好地養精蓄銳吧。

唯有這樣輕輕鬆鬆地散步,才能恆常地走下去。日子久了之後,自己的身體會逐漸產生「適度地、慢慢來、放輕鬆」和「想要……」的感覺,「好人」們也能體驗到舒適淡然的閒適之情。

 

 

內容由 方言文化《做人要好心,不是好欺負》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