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想做的事不管試幾次都殘念?就先停下來吧!能走的路不只一條,放棄才可以遇到更好的機會!

采實文化 2019/01/23 16:55
想做的事不管試幾次都殘念?就先停下來吧!能走的路不只一條,放棄才可以遇到更好的機會!

作者:河浣 譯者: 陳采宜

 ☆ ☆ 賭了一生的承諾,換來他的庇護。十里紅妝,是他的獨寵! 他輕笑一聲:已經欠下了,來日方長,此生若是還不清,那便下一世接著還! 

 

我得了不治之症。是一種在準備美術大學入學考試的考生之間流行的病,這種病的名字就叫做「弘大2病」。在我準備入學考試的時候,補習班流傳著一個傳說,有一位得了這種病的考生,足足應考了七次。

 

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弘大病就是這麼可怕的病。即使考上其他大學,如果不是弘大,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因此選擇重考,落榜了就再次挑戰,就這樣考了七次,等於足足過了七年的考生生活,真是恐怖的不治之症。弘大算什麼東西。但是我也得了這個可怕的病。登愣。

 

高三考入學考試的時候,我也嘗試要考上弘大,但是落榜了。雖然考上了其他大學,但是我當然不去。我認為如果要提升大學的等級,值得投資一年的時間。於是我決定重考,再次挑戰弘大。結果又再次落榜。

 

怎麼會這樣,可惜了我那一年的時間。但是我認為如果在這裡放棄的話,就什麼也做不成了。因為我學過不要放棄、要挑戰到最後,只要努力,沒有做不成的事,一定是我不夠努力。只要一次,再挑戰一次吧。就當是心疼已經投資的那一年,說什麼也不能放棄。於是我成了第三次應考的重考生。啊,我應該就此打住才對。

 

竟然已經是第三次應考了!這次一定要考上。比任何人還努力,比任何人還渴望,我每天都祈禱能考上弘大。但是,我的天呀,又落榜了。第三次落榜。公布榜單的那天晚上,我站在銅雀大橋上,向下俯視著冰冷的江水。我覺得我的人生完蛋了,打算在這座橋上結束我的生命。

 

都挑戰了三次,竟然還是落榜。會是什麼原因呢?比我還不會畫畫的人都考上了,為什麼我卻落榜了呢?是因為太緊張了嗎?只要進到弘大考場,就沒有一次能正常發揮應有的實力。不,幾乎是搞砸後離場的。啊,有人說在實戰中表現出色也是一種實力。不管是什麼原因,我落榜就表示我實力不足,努力不足。不需要辯解,我就是個魯蛇。

 

我還有什麼臉面對爸媽?就這樣死掉才是最乾脆的選擇。是呀,去死吧!但是我因為害怕而無法往下跳。看到連死都沒有勇氣的卑怯的自己,感覺更加悲慘了。我邊哭邊走過大橋,冬天的風有夠寒冷。看來是到此為止了。

逼不得已只好到其他大學就讀。上課上了兩三個月,卻完全無法適應。

 

「考了三次只為了來這裡嗎?打從一開始我的位子就是在這裡啊。搞不清楚自己什麼處境就撲了過去,還真是好樣的。」

 

因為這個折磨著我的聲音,讓我什麼事也做不了。難道就要這樣以魯蛇的身分活下去嗎?這一輩子都必須抱著挫敗感而活嗎?突然間產生一股傲氣,我一定要去弘大。是的,這個病是不治之症。

 

或許當時就應該停止的。

 

我瞞著爸媽辦理退學,謊稱去學校上課,重新開始準備入學考。第四次應考,再也沒有其他退路了。對我來說,考上弘大是我唯一的希望,沒有別條路。

 

啊,那個得了弘大病並且應考七次的考生,原來不是騙人的啊。原來會變成那種考生的人,就是像我這樣的人啊。雖然我曾想過:「僅僅為了一間大學的招牌,是否值得花費七年的時間呢?」但是我當時卻認為可以這麼做。分明是被鬼遮眼了。

 

時光流逝,冬天又再次到來了,弘大入學考結束了。然後,這一年,在我

挑戰第四次之後,我考上弘大了。

 

如果把這個故事當成永不放棄、持續挑戰就能實現夢想的成功故事,那你就誤讀好一陣子了。這個故事是要告訴你,錯誤的目標、相信道路只有一條,這有多麼令人疲憊。

 

我以前這麼渴望弘大的原因,是因為我相信它能改變我的命運。大人們說過,只要進了好大學,人生就會走向成功。而且,大家都異口同聲地說,弘大是美術大學中最好的學校。

我也聽說過很多傳聞,只要是弘大畢業的,大企業都會爭先恐後聘請你。就是那裡,只要進去那裡,我這窩囊的人生也能改頭換面。任何人都不能無視我。以我目前的狀況來看,那裡是我唯一的希望。不久之後,我便知道這個想法有多麼愚蠢、多麼天真。

 

雖然歷盡艱辛考進弘大,但我的人生並未因此而改變。校園中的浪漫或學習的熱情全都是狗屁,只有為了賺取學費的勞動而已。大企業爭相徵才的傳聞,如同字面上的意思,就只是個傳聞。每個人都忙著尋找各自的出路。然後,我迷路了。

 

我透過新聞得知一名公務員考生考了四年都落榜,因此選擇自殺的事件。這名青年在和媽媽一起返鄉的途中,於高速公路休息站的廁所裡上吊自殺了。他該有多麼痛苦啊?又該有多麼歉疚啊?令人惋惜的不僅是現實中有許多年輕人埋首於公務員考試,因考試失敗而放棄生命的情況更是令人惋惜。

 

或許你很難理解,有必要只因為一個公務員考試就放棄生命嗎?公務員是一生中最了不起的工作嗎,值得賠上性命嗎?然而,人一旦開始對某件事執著,就看不到、也聽不到其他東西了。我不是也曾尋死過嗎?

 

如果能稍微抬起頭看看周圍,就會發現有其他路,但是當時卻沒能看到。只有一條,當你相信這條路是唯一的路時,悲劇就開始了。路絕對不會只有一條。還有,雖然認為這條路就是全部,但往往在實際試走之後,才會發現這不是自己想要的路。

 

我很討厭「絕對不要放棄」這句話。我認為除了生命之外,其他全都放棄也沒關係。但是我並不是要你輕易放棄。如果有想要實現的目標,就必須要努力,竭盡全力做到最好。如果挑戰兩三次之後還是不行的話,果斷地放棄才是正確的。像我這樣死纏爛打四年或更久,這就是執迷不悟。沒有比「絕對不要放棄」還殘酷的話了。因為絕對無法放棄這個目標,所以就結束自己的生命,哪有上演這種悲劇的道理?

 

世界上有很多條路。

 

執著於某一條路,就如同放棄其餘的路。

 

既然有很多東西都已經放棄了,就沒有理由不能放棄這個。如果實在太痛苦,就放棄吧。放棄也沒關係,因為路絕對不會只有一條。

 

 

 

往下看更多《可不可以不要努力?》相關文章

 

 

【人生是猜謎】

人生常常被比喻成猜謎。必須解開擺在我們面前的令人似懂非懂的問題,簡直就像猜謎一樣。每個人都費盡心思尋找答案,但是好像越解越深陷於迷宮裡,這就是猜謎的陷阱。

 

如果有正確答案或解答的人,似乎會容易得多,但是卻沒有這種事。只能靠自己找出答案,而且也沒有人可以幫你確認答案對不對。嗯?到底是什麼問題?

 

我的意思是說大家都在找答案,我也是如此。但光是這樣做也無法解決人生的所有問題。即使認為這是答案,馬上又會懷疑道:「不是這個吧?」如果真的有所謂的正確答案,就不會有這麼多人戰戰兢兢地抱著自己的人生。正確答案還沒有出現。

 

也許很多人早就察覺到了,人生不可能會有類似正確答案的東西。甚至這個問題的出題者,可能從一開始就沒有制定出正確答案。儘管如此,我們還是不停地解題,因此被搞得快要發瘋。為什麼要提出並解開這種沒有答案的問題呢?

 

猜謎的本質是有趣。

 

是啊。對於為了有趣而出的問題,我們太過於拼命跟驚慌了,不是嗎?只顧著尋找答案,因此失去了答題的樂趣,不是嗎?猜謎並非一定要答對,答錯了也很有趣,這才是猜謎,不是嗎?反正這個謎題也沒有答案。

 

長久以來,我都非常認真地進行解謎,類似「喂,你看,人生可不是在開玩笑,必須要認真生活才行」的感覺嗎?冷酷無情的現實正在開展,我是解開它們並向前行進的存在,我被這樣的想法給主宰了。因此,我那應該享樂的年輕歲月,過得非常嚴肅。唉,真是可惜呀。

 

雖然想過得有趣一點,但人生怎麼可以只有快樂呢?當然隨時會有辛苦的、悲傷的、煩躁的、不安的、痛苦的事情來考驗我們。彷彿人生向我提問:

 

「來,這個問題要怎麼解呢?」

 

我看了法國演員伊莎貝.雨蓓主演的電影《她的危險遊戲》,這部電影的開頭便是主角蜜雪兒被入侵自家的怪人強暴的恐怖場面。然而,她在犯人離開之後所採取的行動,更令人感到衝擊。她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從容不迫地撿起衣服、清理破碎的碗盤、沐浴更衣,接著做些日常瑣事,然後去上班。她的態度也未免太過平靜了。(儘管如此,她所遭遇的痛苦跟損害並不輕微。)

 

這個事件之後,還有許多需要蜜雪兒解開的問題接踵而來。有人在她自己開設的公司內部散布她被性虐待的影片,只有這一件事還嫌不夠多,她的兒子慘遭女友利用,以及被關在監獄裡的父親,都使她再次想起早已忘卻的過往傷痛。即使出現這些問題,她依然是心平氣和。如果換成別人,早就連哭帶喊亂成一團了,她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真是太神奇了。具有這種反應的她,是推動這部電影的原動力。她到底在想什麼呢?她真的能解決這些數不清的問題嗎?我因為好奇而持續觀看下去。

 

蜜雪兒不哭喊也不難過。即便如此,面對這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她也不僅是一個被動接收事情的人物。她尋找強暴自己的犯人,以主動的行為來解決當前的問題。但是她卻不會被事情給糾纏住,她並沒有因為這些問題而使日常生活崩塌。從某方面來看,貌似是放任這些問題不管,像是「沒什麼好急的,究竟會如何發展,先等著看吧」這樣,但神奇的是,幾乎所有事情都解決了。

 

這部電影解決問題的方式真是令人印象深刻。跟一般主角會激烈地以努力和信念來解決問題的刺激感不同,看起來是問題自然而然就解決了。主角什麼事都沒做,或只是做了一點小事,問題就活生生地解決了。即使是事情發展的方向和主角預想的方向不同,問題還是會解決。但是這種解決方式,又不會讓人感覺很荒謬或不切實際,反而覺得更貼近現實。這個世界、人生,絕對不是這麼單純。我的意思是說,這些問題的等級不是單憑我一個人就能全部解決掉。難道蜜雪兒早就知道這個事實了嗎?她超然的態度也是出自這裡嗎?

 

有時很想問問人生,問它為什麼要這樣不斷地拋出問題。一解再解,還是解不完,還是沒有答案。到了這地步,感覺人生真的就像一個玩笑。這玩笑就如同沒有正確答案的猜謎。

 

 

如果玩笑走過來了,就用玩笑回應它吧。

 

沒有必要太嚴肅,也沒有必要每次都這麼認真,更沒有必要尋找答案。就像開不起玩笑,還很認真回答的情況一樣,我不想活得這麼沒sense 。

 

我的未來仍然很不安,現實一樣寒酸落魄,但是我不再像過去那樣做出悲觀的反應了。

 

因為這是一場「反應」比「答案」還重要的考驗。我的反應還不錯吧?

 

 

 

內容由 采實文化《可不可以不要努力?》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