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追求外表就等於膚淺?其實熱衷美貌不一定只是為了結果,過程所付出的努力也能讓妳更有魅力!

高寶書版 2018/09/26 15:24
追求外表就等於膚淺?其實熱衷美貌不一定只是為了結果,過程所付出的努力也能讓妳更有魅力!

作者:楊雅晴

 ☆一次網羅腰瘦商品!每天只要10分鐘~國外網紅都靠它練螞蟻腰 

 

某天下午開車時,聽到廣播主持人抱怨奧斯卡紅毯上的性別歧視,他說女明星在紅毯上常常只被談論穿著,但男明星就會被關注演技跟電影。「為什麼女明星就不能被問一些更有內涵的問題?為什麼女明星永遠都只被問那些膚淺的穿著問題?」

聽到廣播主持人義憤填膺地抱怨時,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那些禮服跟配件的設計師。我在想,他們的大作在全球最受矚目的伸展台之一,也就是奧斯卡紅毯上風風光光地登場,這本來就是值得大書特書、大問特問的焦點,卻被說是「膚淺的穿著問題」,不知道設計師們會不會感到很失落、傷心?

 

這些明星的一身造型從無到有,最後踏上奧斯卡紅毯,是多麼驚天動地的事,其中得動用到多少人的天賦才華,服裝設計師、裁縫師、珠寶設計師、珠寶製作師、鞋子設計師、製鞋師、包包設計師、製包師、髮型設計師、彩妝師……數不清的大師才能成就一身造型。而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能夠駕馭這一身的人。這可不是「美女穿什麼都好看」這麼簡單,想像一下,很美的珍妮佛勞倫斯跟很美的凱特布蘭琪禮服交換穿,兩個人都會走鐘。

不僅如此,「人穿衣不是衣穿人」是鐵律,要能襯得起這麼一套集合所有大師之作的裝扮,女明星付出的心力是難以估量的:氣質、個人特色、鮮明的形象、身材、膚質、膚色、臉蛋、名氣……全都要到位。這些從來就不是「長得漂亮」便可涵蓋,一個女明星在奧斯卡紅毯上的穿著,背後的細節全是了不起的專業與才華,所有環節都極有深度。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廣播主持人以及其他人,會認為在紅毯上談論電影是有內涵,而聊穿著就是膚淺呢?有人說,因為奧斯卡是電影頒獎典禮,不是服裝設計頒獎典禮,所以紅毯要談電影才高尚,問穿著就失焦、膚淺。這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但紅毯訪問時間那麼短、明星那麼多,主持人常常只是閒扯幾句、開個玩笑就過去了。真的那麼渴望深度訪談,在網路上尋獲的機率鐵定比紅毯高出許多,關於角色的訪談影片外加心路歷程,資料要多深有多深、要多淺有多淺,我們又何苦指望紅毯上的那幾秒?或許真的有人期待在紅毯上聽見、看見深度訪談,但大部份的人都是想在這條星光大道上,目睹一個平時在螢幕上帥或美到天地不容的人類,頂著明星光環、穿戴名貴的禮服與配件,做出跟我們一樣平凡甚至低俗的事情,比如打噴嚏、開個爛玩笑或跌倒,一方面產生「原來明星也是人啊」的平衡心態,另一方面又忍不住欣羨他們怎麼會連做如此平凡的事情,都依然迷人。

 

電影《穿著Prada 的惡魔》裡,安˙ 海瑟薇飾演的安德莉雅,頂著西北大學的漂亮履歷,自認有腦、有深度、有格調,對時尚抱持著不屑的態度。她一進公司,就在午餐時對同事奈吉爾說:「我不會一直待在時尚界,又何必為這個工作改變自己?」

安德莉雅對於其他同事追求纖細身材、講究衣著的行為感到不屑。也許是見多了像安德莉雅這樣自以為是的人,奈吉爾只是挑挑眉,酸她:「喔,(時尚)這個數十億產業的核心,就是『內在美』,是嗎?」

不知天高地厚的安德莉雅,甚至把輕蔑時尚的態度帶到老闆米蘭達(也就是穿著Prada 的惡魔)面前。當米蘭達與其他同事很認真地在兩條皮帶之間做選擇時,安德莉雅竟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米蘭達:「有什麼好笑的嗎?」

安德莉雅:「那兩條皮帶在我看來都一樣。我還在……努力學習這些『玩意兒』。」米蘭達:「這些『玩意兒』?」米蘭達揚起下巴,把安德莉雅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噢,ok,我懂了,妳覺得這一切跟妳毫無關係。今早妳走向妳的衣櫃,然後選了那件,怎麼說呢……」

米蘭達指著安德莉雅,「臃腫鬆垮的藍毛衣。藉此讓世人知道,妳多麼有深度,有深度到不需要在乎自己的裝扮。但妳不懂的是,這件毛衣不只是藍色而已,它既不是土耳其藍,也不是寶石藍,它是天空藍。

「當然,妳更不可能知道Oscar De Le Renta 在2002 年的時候設計了一系列的天空藍禮服,然後我記得……Yves Saint-Laurent,沒錯吧? Yves Saint-Laurent 接著推出天空藍的軍事風格夾克。

「之後,天空藍馬上出現在其他八位設計師的系列作品裡面,接著又流入百貨專櫃,最後淪落到那些可悲的休閒服專櫃,而妳,從特賣花車裡把它翻出來買走。

「總之,那藍色代表數百萬資金和無數的工作,而妳卻可笑地以為穿這件毛衣可以讓妳顯得與時尚毫無瓜葛,事實上妳穿的,是這個房間裡的人從這堆妳所謂的『玩意兒』之中,老早就替妳選出來的。」

時尚已是個成熟且龐大的全球性產業,但它對很多人來說,不過是「讓愛漂亮的膚淺女人更加盲目追求美貌的愚蠢行業」。奇妙的是,對時尚發出嗤之以鼻批判的,常常是那些對時尚一竅不通的人,就像安德莉雅。安德莉雅在自己的研究領域十分負責且專業,但遇到時尚,即使完全都不懂,卻不覺得任意輕蔑它有什麼問題。

 

「漂亮的女人」一直以來都被當作簡單膚淺的物件,就連漂亮的女人本身都忙著撇清自己不只是漂亮而已,還有其他更正經的才華、更高尚的長處。但「漂亮」這件事從來就不簡單,更不膚淺。很多人以為模特兒只要長得漂亮,再節食成為排骨精就好了。不是這樣的,要能夠在鏡頭前展現自己,背後要學要練的眉眉角角可多了,還有數不清的挑戰與鍛鍊,它就是一項專業,而且門檻還很高。

捫心自問:當我們在批判「紅毯主持人訪女明星衣服不訪電影」很膚淺的同時,對於主持人跟明星話家常、閒扯、開黃腔,也同樣感到膚淺而不滿嗎?是不是只有問到服裝,我們才覺得這個主持人沒深度?我們是不是也跟安德莉雅一樣,掉入二元對立,認為深究知識是高尚的行為,聚焦美貌則很膚淺?

 

兩個女孩都擁有五百塊,一個拿去買一本書,另一個拿去買了一支口紅,大家都說買書的女孩比較棒。

但知識是力量,美貌也是力量啊。為了擁有美貌的力量,也得學習很多的知識、付出可觀的努力。有什麼好膚淺的?是誰在定義膚淺?是誰在貶低專注於美貌的人們?是誰在歧視、歧視什麼?

別瞧不起熱衷美貌的人們。拿五百塊買一支口紅的女孩,可以用這支口紅做到多少事,你不會知道。

 

 

 

往下看更多《親愛的女生》相關文章

 

 

 


【愛情的禮物】

我覺得愛情的兩個最大迷思,就是:

一、對永遠的執著

二、對唯一的執著

所以我們老想著「那些沒有長達永遠的戀情都叫作失敗。」「若我不是唯一,他/她就不是真的愛我。」,在愛情裡反覆受害。

來聊聊永遠。其實我每次談戀愛都渴望跟對方愛到永遠,什麼現實因素都管不了,只想跟對方一直一直相愛下去。還滿瘋狂的,但愛上了,誰不想永遠?問題是人哪有那麼多永遠,再怎麼活也就一輩子而已。每任都求永遠,是要活五百歲嗎?五百歲、五千歲、五萬歲,都還是有盡頭的啊,有盡頭就不算永遠。所以,只要人會死亡,就沒辦法用時間來定義永遠。

後來我才了解,我期待的永遠,其實也不是永遠在一起,而是渴望那甜蜜的片刻可以無限延長與擴大。如果是這樣的永遠,就容易許多,只要在甜蜜的當下,全心全意地享受,一絲都不要浪費,就可以嚐到永遠的滋味了。永遠是一種感覺,而不是時間的長度。有些人就是註定來陪我們一陣子,不是一輩子。

至於唯一,大部分的人連時間軸上縱向的非唯一都難以忍受,更不要說橫向的非唯一了。跟前女/男友較勁,是一件極為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除非難以控制自己,否則連想都不要想淌這灘渾水。競爭的真諦在於你一旦去爭,就已經輸了,戰爭的國度沒有沃土、無法豐收啊,這種事沒有贏家的。不論是此刻的對手,還是過去的對手,都不值得「撩下去」拼輸贏,

且這分明是伴侶腦子有洞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無法做抉擇,為何由你來承擔惡果呢?除非大家說好了,你我他都喜歡多重伴侶關係,這樣很好,不然的話,看清楚鏡子裡的自己:「我是

一個這麼棒的人,我值得全心全意的愛情。」何苦爭寵討愛,青春無價,給不起全心全意的愛人就放生他吧。

 

其實,無論什麼樣的戀愛都有經可取的,跟不一樣的人在一起,會創造不一樣的故事,就得到不一樣的覺悟(咦)。

我在巴黎唸書時,談了一段既不永遠也不唯一,過程撲朔迷離、結局莫名其妙,但如今想來依然很值得的戀愛。他叫克雷蒙,我們在一起時間長,但相處時間卻極短,因為戀愛才剛開始我就回台灣了,遠距戀愛一直呈現有一搭沒一搭的狀態,約會很貴,見一面要四萬多塊台幣、十五個小時以上的飛行,實在不是想見就能見。我帶著奮力一搏的決心來維持這段關係,但還是告吹。

分手之後我們大概只在生日的時候會互相祝福,其他日子沒什麼聯繫,不過我跟後來的老公去巴黎玩的時候,克雷蒙主動約我和老公吃飯,我很開心,畢竟那頓飯局我左擁右抱兩個帥哥啊,多威風。

去年某個傍晚,既不是我生日也不是克雷蒙生日,但他卻突然捎來即時通話,接著非常興奮地告訴我,他要當爸爸了。我在台灣他在巴黎,兩人距離一萬公里,時間差了六小時,但他那無與倫比的雀躍,衝破時空一絲不差地傳到我這裡來了。我腦中甚至浮現他手舞足蹈、跳上跳下的模樣,此刻他極有可能真的在做這些動作。

很替他高興,但卻又有些不爽。五味雜陳。

因為我是在克雷蒙最失意的時候認識他的,每次約會都要聽他埋怨人生的不順遂,並且肆無忌憚地對我投射不安全感。我好想跟他甜蜜地散散步、在路邊隨便吃一張可麗餅,不好吃也沒關係,只要他不要一直苦著臉說自己有多慘就好。但沒辦法,當時他就是那麼慘,無法作假,他是個真實的人。

那幾年他辛苦我也辛苦。付出了很多,戀情依然無情地死去,心碎一地。我當時不停安慰自己,跟這麼消沉的人在一起太辛苦了,分手才好。

然而在那通電話裡,克雷蒙整個人是如此振奮、喜悅,一副被愛充滿的模樣。我從來沒見過他這個樣子,甚至可以說連一點跡象都沒嗅到過。「這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克雷蒙嗎?」原來他也會因為要當爸爸而興奮、會對人生充滿幹勁與熱忱,原來他是可以這麼快樂的。我心底不禁幽幽地怨道:為何我就那麼倒楣?是遇到人生低谷中的克雷蒙。

 

記得我的日記裡有著這麼一段不知在哪本書裡讀到的話:「沒有一段關係是失敗的,只有與期待不符的結果,如此而已。」一語驚醒夢中人。和克雷蒙的戀情與我的期待確實不怎麼相符,不僅讓我覺得這段關係很失敗,也讓我覺得自己是個失敗的人。其實所有的關係包括朋友、家人、陌生人……總結起來是有好有壞,滿平衡合理的不是嗎?但親密關係壞掉,就令人特別難以釋懷。

尤其,有些戀愛實在稱不上快樂,幾乎從頭到尾都在互相折磨,簡直像是相約來見識彼此黑暗面的,卻歹戲拖棚、耗去大好青春,最後分手分得心有不甘,分完還得痛苦很久。遇上這樣的戀情,很難不覺得自己失敗。但就像那段話說的,沒有一段關係是失敗的,只有與期待不符的結果,如此而已。

真的是這樣啊,只不過常常要等到事過境遷很久才看懂,看懂之後,又過了很久才對此心悅誠服。

 

我跟克雷蒙沒有永遠,我們真正在一起的時間好短,且大多都在投射自己的焦慮不安,若把甜蜜的片刻抽出來回憶,這段戀情簡直短得可憐。我們也沒有唯一,倒不是兩人各自發展多線關係或什麼的,而是我知道他內心深處其實掛念著前女友,而我在台灣這一頭,有時想著是不是該放手了,也會不知不覺漸漸把心清出一個空間,準備容納別人。

這段關係讓我挫敗許久,但事過境遷之後仔細想想,沒什麼所謂失敗。那就是當時的我跟當時的克雷蒙最合適的狀態,沒辦法只是用甜蜜、快樂、永遠、唯一來衡量這段關係,我們的緣分不在創造粉紅戀情,倒是很盡責地陪伴彼此渡過一段焦慮的幻象。

 

有的愛人教會我們溫柔與寬容,有的則激發我們抓狂的極限;有的愛人讓我們懂得奉獻,有的讓我們享受尊重;有的伴侶使我們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讓我們看見自己的好,有的伴侶則讓我們覺得自己糟透了……愛人有好多面貌,而敢愛,便能夠讓我們成長擴張。

這就是愛情帶來最大的禮物,如果我們只認得出永遠跟唯一,那真是虧大了。

 

 

 

內容由 高寶書版《親愛的女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