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面對生病風險,裘莉選擇結婚以及切除乳房,如果真有那一天你會怎麼做?

皇冠文化 2015/08/27 07:00
面對生病風險,裘莉選擇結婚以及切除乳房,如果真有那一天你會怎麼做?

Source:http://bit.ly/1NEcS8t

 

★年初說年初忌諱多,不宜離婚,淺語你守著一個從來不曾愛過你的男人有意思嗎?

 

 

作者:蔡佳芬 

二十八歲女生的心慌

「下一個是初診,二十八歲,年輕女性。我問她是不是掛錯科,她堅持沒弄錯,就是要看這裡。」護理師邊嘀咕邊遞給我初診病歷表,對於有年輕人堅持要掛記憶門診,感到十分不解。

揹著後背包,穿著牛仔褲,留著一頭俏麗短髮的小安走進診間,張望著四周。

「妳好,第一次來看診,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呢?」我說。

「醫師,我最近覺得自己無法專心,老是忘東忘西的,想來看看是不是有問題……」她怯生生地開了口。

「這種情形,有影響到妳的工作或是生活嗎?」我問。

「這倒還不至於,工作壓力雖然不小,但我都能在時限內完成。」她答。

「雖然有這些症狀,但如果沒有造成生活上的功能損害,或許可以再觀察一陣子看看。多休息、放鬆些,說不定妳只是太勞累罷了。」我說。

「可是醫師,我奶奶一開始也是這樣,忘記東西放在哪裡,每天都叫我幫忙找,然後開始藏東藏西。她常常整晚上不睡覺,一直在房裡翻箱倒櫃。有天下午她開門說要出去遛達,結果竟然走失了!我們等了一晚上,都沒見到她回家。一邊報警,一邊全家總動員去找她,貼海報登網頁地找了兩天,終於在某個公車站牌附近找到,趕緊帶奶奶去看醫生,說是已經中度失智了。那次之後,她就被送到安養院去,不久,聽爸爸說,奶奶已經不認得他了。後來爸爸再帶著我去探望時,奶奶已經癱軟臥床,整個人變得好瘦,當然也不認得我。」小安回憶起奶奶的症狀,似乎心有餘悸。

Source:http://bit.ly/1PLBY4l

「我感覺到妳很擔心自己的狀況。記憶力減退,的確是失智症的初期症狀。不過剛剛替妳進行的認知功能檢測,分數都是滿分,短期記憶力的表現也都在一般標準範圍內。」我指著測驗紙上的數字,仔細地說明。

「真的嗎?」小安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表現。

「睡眠不足或是身心壓力太大,也可能會影響到一個人的認知功能,並不是只有失智症會影響記憶力。」我說。

「可是,那天我走在街上,遇到以前同部門的同事,竟然想不起他們的名字。」小安還是對於自己的狀況很在意。

「對於不是那麼熟悉的人,尤其是他們的名字,偶爾忘記是有可能的。如果事後想得起來,或是經過提示後能想得出來,都算是可以接受的狀態。」我進一步說明,希望能安撫她的憂慮。

「可是,我外婆一開始也只是想不起我們的名字,後來就連我媽媽的名字也忘記了,最後她誰都不認得,連自己住了十幾年的房子也弄不清楚,每天在家裡吵著要回家,怎麼解釋都沒用。我還記得,有次跟著媽媽回娘家探望外婆,外婆趁我們不留神,竟然往大門衝過去,那道門早已上了鎖,她這一撞,額頭受傷了,滿臉都是血!我跟舅舅跑過去想攙扶她,外婆居然張口咬了我。」小安摸著左手臂說。

我抬頭看著她,眼神裡充滿著回憶,卻又夾雜著驚恐,想必那一咬,在心中留下了深刻的齒痕。

「所以,妳奶奶跟外婆都罹患了失智症?」我說,無怪乎小安如此緊張。

「嗯。」她點了點頭。

「媽媽還好嗎?」我試探性地問。

「媽媽現在還健康,但是她常常說,如果她以後也變成這樣,叫我直接送她去安養院。」小安嘆了口氣。

有些失智者的家屬或是照顧者,可能因為對疾病的症狀有誤解,或是照護技巧不足,在辛苦的歷程中,累積了許多負向的感受,進而對於失智症,產生了刻板、混亂、悲傷的印象。更有甚者,則是不自覺地在心中留下了陰影,隨著自身逐漸老化,恐懼便隨著時間發酵,也削弱他們真實面對疾病的勇氣與能量。這些經歷過重重難關的照顧者並未能察覺到,那些與失智者相處的不良經驗已在無形之中,對他們產生了某種內在的創傷。

Source:http://bit.ly/1fAMezf

「醫師,我很怕。」小安張著大眼,嘴唇微微發抖,不自覺地搓著手,「我擔心自己以後會失智。」

小安的憂愁,也是許許多多失智者家屬的憂愁。

根據研究,家族中有失智症病史,比起沒有家族史的人,的確會有較高的危險,罹患失智症。醫學上已發現數個會導致「體顯性遺傳」的失智症基因,不過這類疾病很罕見,在有顯著失智症家族史的個案中,只有不到千分之一的家族,符合高外顯率的顯性遺傳模式。失智者的家屬,請勿過度驚慌。

至於是否有高度遺傳性失智的風險,則是醫療專業評估的範圍,可與醫師進一步討論;相反地,如果沒遺傳到此種致病基因,雖不會罹患「遺傳性阿茲海默症」,但仍有可能罹患其餘類型的失智症,而罹患其餘類型失智症的機會,與一般人相同。

「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會失智,我也有可能。」這可不是善意的謊言,我誠懇地看著小安說。

「那妳該怎麼辦?」她似乎沒料到醫師會這樣回答,竟然擔心起我來了。

「心存正念,盡力而為。」我故意引用最近的流行語,想要讓回答的氣氛輕鬆點。

我說的正念,指的是「正確的觀念」。預防失智的方法,包括了地中海式飲食(多攝取蔬果、植物性油脂、魚類,以及堅果類食物等),攝取適量的維他命B群,多用腦(記憶與認知刺激訓練),規律的肢體運動,控制血糖、血壓、血脂肪(三高),避免抽菸、酗酒,小心保護頭部,避免受傷。雖然聽起來容易,但是真正身體力行的話,也是要費一番工夫。

「還有其他的方法嗎?我聽別人講,好像喝咖啡也有用。」小安瞄了瞄我手邊的黑咖啡。

我們之所以要強調正確的觀念,主要是因為隨著醫學科學的進展,有些觀念需要不時地修正。例如常有人問我,吃銀杏有沒有預防效果,根據過去這些年大型研究的結果看來,銀杏對於阿茲海默氏失智症,並無預防或是改善的功效。最近比較熱門的話題是研究咖哩、咖啡、巧克力等食物,對於預防失智的效用,其實這些都是還在研究中的議題。目前初步的研究報告認為,每日飲用二~三杯咖啡對預防失智有幫助,平日多食用咖哩,或是無糖、少脂肪的巧克力,也有研究報告認為對預防失智症有助益。但對於一個人一天到底要攝取多少這類食物,還沒有統一的標準。同一類食物攝取過多,或許也會有伴隨而來的壞處,建議要注意食品安全,並且適量取用。

「那我回去後,馬上就開始執行。」小安認真地說。

「還有一個正念,就是要保持心情愉快。適度的在意,可以提醒我們注意疾病的先兆,早期發現、早期治療,或是改變生活模式,促進健康。但是太過緊張焦慮,不但沒有幫助,反而會影響自己的身心平衡,先蒙其害。」我說。

「對!像我就是太緊張了。」小安紅著雙頰,像蘋果般靦腆可愛。

年輕女子的惶惶不安,隨著一來一往的問答,似乎稍有減輕。但往後漫長數十年的考驗,或許才正要開始。對於有著明確家族史的下一代而言,失智症猶如一個隱形的對手,不知它何時來襲,不知它從何處現身。難以預期的事物難免讓人煩惱,但與其終日憂心,不如強身健體、厚植本錢,再多啃些書籍,準備好招式,倘若戰爭開打,還能與它搏上一搏。

Source:http://bit.ly/1Edoddn

「醫師,如果這些都做了,還是得了失智症呢?」小安又問。

就以一個全世界矚目的新聞來做例子吧。

國際知名影星安潔莉娜.裘莉,有感於母親因罹患癌症,年僅五十六歲便離開人世,加上外婆及阿姨也因乳癌早逝,又檢查出自身帶有乳癌危險因子,於是選擇接受預防性乳房割除手術,她還打算日後再接受卵巢移除術,用以減低將來罹患癌症的風險。這

個舉動,掀起各種輿論爭辯,有些人佩服她果斷勇敢,有些人擔心媒體渲染太過,導致民眾過度恐慌。

不知大家是否有注意到,報導中提及,裘莉女士接受預防性乳房切除後,罹患乳癌的風險可望由百分之八十五降低到百分之五,並不是零。也就是說,即使是付出了這麼多代價,也並非完全能確保不會罹患此疾病。但若是不嘗試著去做,則風險會更高。這就好像抽菸一樣,戒菸無法保證之後不會罹患肺癌,但是繼續吸菸,確實會增高罹癌風險。醫學有其難以預測的風險,不能只用結果好壞來評價這些行動是否必要。

「不過,這倒是一個好問題。我們可以試著想想看,如果終究有一天會失智,打算在那天來臨之前,怎麼過日子呢?」我留下一個問句,作為會談的結尾;其餘的部分,留待小安自己慢慢思考。

根據媒體報導,在接受完乳房摘除手術後約一年多,安潔莉娜.裘莉與交往近十年的男友、影星布萊德.彼特舉行婚禮,讓共同養育的六名子女參與整個過程,孩子們以彩繪來裝飾婚紗,並且分別在婚禮中擔任伴娘、負責撒花瓣,或是充當花童。在記者的追問之下,她坦承早在日前已經登記結婚,舉行正式的婚禮,則是為了實現孩子們的願望。

面對可能罹患某種重大疾病的威脅,即便有著國際頂尖醫療團隊的細心評估,競相提供最先進的預防或治療方式,但是最終要怎麼接受治療,都還是要由個人做出選擇。對照這前前後後發佈的新聞稿,這位果敢的女星所做的決定,不僅僅只是一個醫療步驟,恐怕也是一個對於自我、對於命運,以及對於生命、關係與愛的重大抉擇。

Source:http://bit.ly/1U8SGLR

隨著年齡不斷增長,無病無痛的只有少數人;更何況,沒有人能夠不老不死。而記憶,從來都不是永恆的。

「思索未來,活在當下。」這是我的想法,你呢?

 

 

【噪咖選選書】記不記得,我愛你:愛與記憶診療室

看完這對爺孫故事後,我哭了...身為人子的都要看不然會後悔莫及

面對生病風險,裘莉選擇結婚以及切除乳房,如果真有那一天你會怎麼做?

 

內容由 皇冠出版《記不記得,我愛你:愛與記憶診療室》提供

 

ლ(・(エ)・ 馬上按讚 加入噪咖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