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坐窗邊喝拿鐵最能激發靈感?!讓創意大爆發的北部咖啡廳特搜

時報出版 2015/08/16 08:00
坐窗邊喝拿鐵最能激發靈感?!讓創意大爆發的北部咖啡廳特搜

作者:龔大中

 

★年初說年初忌諱多,不宜離婚,淺語你守著一個從來不曾愛過你的男人有意思嗎?

 

到咖啡館的角落找靈感

「梅菌放的音樂+窗邊的位子+貝里斯拿鐵」彷彿成為一套成功方程式,我覺得好像只要這樣我就會想到好東西,然後從「我覺得」變成「我知道」,最終變成「我相信」。

「我不在咖啡館,就在前往咖啡館的路上。」我往往是在需要想idea或者寫東西的時候,才會進入如此依賴咖啡館的狀態。因為在「咖啡館」這樣一個空間,很奇妙,不知為何,創意好像會跟著咖啡香一起,源源不絕飄散出來。

咖啡館這個地方是真的很奇妙,我說的並非它各自的特色、風格、地點甚或裝潢、飲料、食物,而是身處其中的感受。你明明在人群之中,卻能保持適當距離,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你的四周有人交談,店內播放著音樂,還有咖啡機不時發出轟轟聲響,但你的心卻覺得很平靜;你思考、放空、照見自己內心的同時,也眼睜睜觀察著周遭人事物的一舉一動;那是一種安寧獨處於喧囂塵世的狀態,因為本身是靜的,身邊動的東西,在你啜飲咖啡的同時,就能一直朝你撞進來,撞出火花的就成為所謂靈感⋯⋯以上,大概是我對咖啡館與創意之間的關係所做的第一層分析。

Source:《當創意遇見創意:創意人龔大中的創意發現誌》 

後來我發現,好像並不是這樣而已,因為有些咖啡館對我有效,有些咖啡館就算我坐成石頭也擠不出半個點子,為了提升「在咖啡館找到靈感」的命中率,我決定一探究竟。
巴黎塞納河左岸的咖啡館,是二十世紀初文人常聚的地方,畢卡索、沙特、西蒙.波娃、海明威、費滋傑羅等夢幻大咖的身影都曾流連忘返於那個時空。其中位於蒙巴納斯大街的「圓頂咖啡」是巴黎最大的咖啡館,據說當年沙特和他的女友西蒙.波娃幾乎每天都會到這座咖啡館,在裡頭一邊喝咖啡,一邊討論「存在與虛無」或是女性解放等話題,他們的讀者甚至已經把這裡當作他們的通訊地址,當他們走進大門時服務生遞上的往往不是菜單,而是一大堆信件。另一間位於日耳曼德派廣場的「双偶咖啡」是因為大廳的牆上掛著兩個木刻的中國人偶而得名,據說海明威的名著《太陽在這裡升起》就是在這座咖啡館一個靠窗的位子上構思創作的,店家至今還保留著一張椅子,靠背上的銅牌刻著海明威的名字,菜單中也保留著一道他每回必點名叫「海明威胡椒牛排」的招牌菜。

Source:《當創意遇見創意:創意人龔大中的創意發現誌》 

注意到了嗎?幾乎每天的經常性、固定的位置還有相同的order,我在這裡找到了有用的線索。回想比對我自己在咖啡館創作的經驗,最有斬獲的,正是我最常去的兩間咖啡館「路上撿到一隻貓」和「威爾貝克」。

「路上撿到一隻貓」在台大對面的巷子裡,因為開店前撿到一隻貓所以有著這樣的店名,當年如果有人傳訊息問我在哪,我最喜歡的梗就是回「我在路上撿到一隻貓」,像我老闆胡湘雲那樣的愛貓人士通常會問「真的!?是什麼貓?」這樣的問答經常發生,我也樂此不疲。店主人梅菌是個不折不扣的文青,menu 全寫在一面大大的黑板上,我喜歡他放的音樂,店裡的桌椅沙發大半也都是撿來的,被撿到的那隻虎斑貓經常懶洋洋地躺在溫暖的咖啡機旁,我則是喜歡坐在窗邊的位子,點上一杯有點大人口味的貝里斯拿鐵,一開始只是假日去,後來連平日也會和partner 蹺班躲進去,不知道有多少我的廣告作品都是在那裡想出來的,記得梅菌還曾在廁所門口為我貼上Waterman 首張專輯的海報。

記憶中的過程大概是這樣的,因為經過時覺得這間店不錯於是進去了,店裡的風格正合我意,老闆放的音樂很正點,窗邊的座位有充滿希望的陽光透過樹隙灑進來,喝下一口讓人驚豔的貝里斯拿鐵,很舒服,整個人都放鬆了,然後idea 就來報到了。有了第一次之後,誰會不想下次再去,結果相同的事情又發生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和老闆也漸漸熟了起來,每次走進來都覺得很熟悉好自在,「梅菌放的音樂+ 窗邊的位子+ 貝里斯拿鐵」彷彿成為一套成功方程式,我覺得好像只要這樣我就會想到好東西,然後從「我覺得」變成「我知道」,最終變成「我相信」。

原來,事情的重點是「習慣」,還有那背後衍生而出的「信心」。那也是為什麼海明威、沙特和西蒙.波娃要一直重複去同一間咖啡館,坐相同的位子,點一樣的餐點,因為他們相信,在那樣咖啡館的那個角落「找到靈感」這件事情會發生,因為之前發生過一次、兩次、三次……所以他們願意相信,越來越相信,而因為相信,事情就真的又發生了。我想起我在「廣告創意導論」課堂上經常跟學生分享的廣告大師Jack Foster 談論創意的一席話「常有點子的人,知道點子就在那裡,他們相信找得到它。不常有點子的人不確定點子會在哪裡,他們就不確定會找得到它。」如果把句子裡頭抽象的「那裡」「哪裡」換成咖啡館,一切似乎更具體貼切。

Source:《當創意遇見創意:創意人龔大中的創意發現誌》 

後來就很少在路上撿到一隻貓了,因為生意太好,別說窗邊的位子,連要有個位子都不容易。現在最常去的是我家附近的「威爾貝克」,小小的店面並不起眼,但店裡飄出的咖啡香卻讓你無法忽略它的存在。

桌子、椅子、吧台、櫥櫃幾乎都是木工手作的,老闆凱文掛著黑框眼鏡留鬍子,一派斯文裡還有點酷酷的味道,放的音樂很嚇人,因為經常是我在家也會聽的專輯,我們的對話不算多,但對到眼時彼此總會心照不宣地點個頭。我喜歡坐在狹長店內走到底最裡頭的那個角落,很適合脊椎側彎如我的高腳桌配高腳椅,每次都是老樣子點一杯會上癮的「威爾特調」不加糖,等靈感上門來找我。

我的第一本書《我在跑步》頭尾的幾個篇章都是在「威爾貝克」寫的,最後的整理、校稿、修訂也是在這裡完成的,書印出來的那天我趁熱送上一本給凱文,在內頁簽名寫道「這本書裡,有威爾貝克的味道。」後來的大概兩個多月,那本《我在跑步》都被放在咖啡館櫃檯綠色玻璃罩銀行燈溫暖的黃光下展示著。

到咖啡館的角落找靈感,是我的一種習慣,也是我相信的事情,因為我知道靈感真的就在這裡,我可以找得到它,一如此刻,我正坐在「威爾貝克」狹長店內走進來最裡頭的這個角落裡。

Source:《當創意遇見創意:創意人龔大中的創意發現誌》 

 

 

【噪咖選選書】當創意遇見創意:創意人龔大中的創意發現誌
五月天:「創作就像想找一個人說內心話,只要有人聽懂,我們就會繼續唱」
地表最強大推銷員,全聯先生讓大眾買單的秘密是?
坐窗邊喝拿鐵最能激發靈感?!讓創意大爆發的北部咖啡聽特搜
「每個都只有一件!」名人最愛的 BRUT CAKE,將老物變身藝術家俱

內容由 時報出版出版《當創意遇見創意:創意人龔大中的創意發現誌》提供

 

 

ლ(・(エ)・ 馬上按讚 加入噪咖粉絲團

不能錯過的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