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京都有金閣寺、台灣有㊙㊙!都是地球上絕無僅有的超美池中建築物

愛米粒出版 2015/10/14 07:00
京都有金閣寺、台灣有㊙㊙!都是地球上絕無僅有的超美池中建築物

Source:《跟著小說家的建築散步

 

★堂堂侯門大小姐被抬進藥罐子王爺的府上跟一隻公雞拜堂,名曰:沖喜!

 

作者:萬城目學&門井慶喜

 

四四南村

門井:接下來,繼幫浦室之後,是萬城目兄推薦的四四南村。

萬城目:在策劃這次的台灣行之前,我就問過台灣的編輯:「台灣有沒有古老、有趣的建物?」當時得到的答案就是這個四四南村。戰後來台灣的大陸人(外省人),以為很快就會回去,所以蓋了暫時性的住宅,沒想到共產黨政權在大陸成立,他們錯過了回去的時機,只好繼續住下來。這就是那樣形成的村子之一。若是把近代建築嚴格定義為「日本殖民地時代的建築」,那麼,是稍微偏離了範圍,但想到這是聳立在歷史上的活生生的建築、是象徵日本離開後的台灣歷史的場所,我就心動不已。之前都沒有機會來,所以決定這次非來看不可。

門井:看過後覺得怎麼樣?

萬城目:我原本很期待, 但說真的, 感覺完全沒有歷史之類的味道(笑)……不過,我早有預感了。讀到解說,我心裡就有數了,上面說這裡經過年輕人整修,開了店面和畫廊。這種方式在日本也很流行,就是保留建物,靈活運用,裡面是以年輕人為對象,販賣咖啡相關雜貨。我曾經認為年輕人利用以前的建物,經營時尚的商店,是保存建物非常好的方式。但是,看過好幾個這樣的例子後,漸漸發覺氛圍都很相似。原本應該是一群有個性的人,聚集在有個性的建物裡,做有個性的事,曾幾何時卻出現了整齊劃一的感覺,看的人也習慣了。這意味著我們與近代建築的接觸方式,又該邁入下一個階段了。

門井:贊成。這的確不只是台灣的問題,日本和台灣都該開始思考這件事了。

萬城目:我聽導遊說,像四四南村這樣的外省人村子,都是軍人家屬的臨時住處,所以很封閉,語言也是使用北京話。跟原本就在台灣的人(本省人)不相往來,也不跟他們交朋友。但是,現在在這裡開店的人,沒有本省人、外省人之分,都是抱持台灣人的意識在營業。就某個程度來說,台灣已經成功跨越了很大的對立問題。

 

中山公園湖心亭

萬城目:從台北搭乘台灣高鐵往台中,來到門井兄推薦的中山公園湖心亭。

門井:中山公園在車站附近,好比「台中的日比谷公園」。現在也有情侶、帶著小孩的人、在打網球的人……是個庶民的都市公園。中間有座湖,湖畔有一個名字簡單易懂的建築,叫做湖心亭。在我們的建築散步中,是最美的一棟建築,所以我想若要以外型來選的話,就選這裡了。

萬城目:我覺得很樸素呢。

門井:我也以為會更華麗一點,但比我想像中樸素。好像用手指一掐就可以拔起來的屋頂,不太像近代建築,可以說是中華風或漢人風。四個角落的白色柱子,也不是所謂的角柱,而是縱長的梯形。遠遠望過去,左右柱子像是寫著漢字的「八」,顯然是以設計為優先。屋頂的通風口也是溫和的圓形,柔和的設計令人陶醉。這座湖心亭原本是皇族的休息場所。台灣縱貫鐵路全線通車的慶典,是在這座公園舉辦。因為閑院宮載仁親王會蒞臨現場,所以蓋了這座亭子。按理說,應該要展現威嚴,極盡奢華,藉以宣示:「台灣的臣民,你們看看!」卻相反地採取了樸素的策略。建物本身也很小,光這麼一棟建築,就顛覆了殖民地政策給人的刻板印象。戰前的日本很有品味,這點值得大大讚賞(笑)。

萬城目:真的是一點都不威風的建築。因為太不威風,剛開始我還不知道這就是我們要來看的建物呢。台灣真的好熱,我熱得昏昏沉沉(笑),跟在門井兄後面逛公園,聽到你說:「在這裡照張相。」我還想:「咦,這裡?」根本看不出來是百年以上的建物,已經與風景融合了。如果現在舉辦萬國博覽會,要設一個中國館(Pavilion),做出來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門井:完全就是Pavilion這個單字原來的意思(亭子)。

萬城目:咦,Pavilion是亭子的意思?真的是名副其實!

門井:沒錯。順便一提, 日本也有座非常有名的池中建物, 被譯為Pavilion,那就是京都的金閣寺─The Temple of the GoldenPavilion。連映在水面的倒影都列入了計算,上下一體觀賞更美,是東洋美的象徵。這座湖心亭也不輸給金閣寺喔,我們可以驕傲地說:「只有日本人才設計得出來。」

 

宮原眼科

門井:萬城目兄推薦的宮原眼科,就在中山公園附近。

萬城目:門井兄不是選擇了中山公園嗎?我想都來到台中了,怎麼可以只參觀中山公園就走了,就上網查「台中」、「近代建築」,看附近有沒有地方可去,結果出現了「宮原眼科」。怎麼看都像甜點店,我很好奇為什麼叫宮原眼科。

門井:宮原眼科是很有名的甜點店吧?

萬城目:宮原先生是個謎樣的人物,我請導遊幫我查過─(看著資料)宮原眼科建於一九二七年,是台中最大的眼科,院長宮原武熊先生是名醫生,也是當過台中市長的有實力的人,但日本戰敗後,他就回日本了。留下來的建物被政府接收,作為台中軍隊的衛生院。好幾年後,在一九九九年的九二一大地震被震毀,屋頂、牆壁倒塌,只剩下面向馬路的那面牆。從那時候起被棄置了十年,直到二○一○年,以鳳梨酥聞名的台灣數一數二的糕餅店「日出」才買下來,保留宮原眼科的名字,改裝成現在的店舖。實際走進去看,會大吃一驚。裡面的裝潢幾乎不留原貌,完全走概念系,會讓人聯想到哈利波特的世界,我們也不由得興奮起來,暫時拋下了工作……

門井 (抱著一堆袋子)買了好多名產(笑)。

萬城目:從外面看是紅磚建築,其實是只有一層皮的紅磚。比我們在神戶看到的港元町車站的「 只剩外牆」的建築還要厲害,真的是靠一層皮存活下來的建築。不過,也因為這棟建築存活下來,我們才能來到這裡、買到名產。這裡的客人多到爆,更展現了這棟建物的驚人魅力。

門井:對四四南村那麼冷漠的萬城目兄,對這裡充滿熱情呢。

萬城目:就像著了魔。這家店完全不靠近代建築做宣傳,也就是說這家店的概念,在日本從來沒見過,很新鮮,所以不是給人「啊,這個我知道!」的感覺,而是給人「原來有這種!」的驚嘆。

門井:你是說這不是近代建築常見的整修?

萬城目:是的,已經邁入更前面的第二階段。以書本為概念來做點心包裝也很有趣,不但可以拿到很多種袋子,還能試吃很多種點心。

門井:店員就跟百貨公司地下室食品賣場的人一樣熱情。

萬城目:門井兄剛才走出店舖,要去搭計程車時,還把比生命更重要的包包都忘了呢(笑)。

門井:對啊對啊(笑),滿手都是名產的袋子。

萬城目:丟下裝滿智慧的包包,選擇了日出的鳳梨酥(笑)。

 


內容由 愛米粒出版《跟著小說家的建築散步》提供

不能錯過的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