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同樣是女校,台灣跟京都女學生的穿著打扮也太不一樣了吧XD

愛米粒出版 2015/10/14 07:00
同樣是女校,台灣跟京都女學生的穿著打扮也太不一樣了吧XD

Source:《跟著小說家的建築散步

 

★堂堂侯門大小姐被抬進藥罐子王爺的府上跟一隻公雞拜堂,名曰:沖喜!

 

 

作者:萬城目學&門井慶喜

京都大學鐘塔

萬城目:去年我曾經在鐘塔下面的紀念大廳演講,老實說,那時我偷偷去參觀了鐘塔裡面(平常禁止進入參觀)。

門井:好羨慕。

萬城目:這座鐘塔不是一天會響三次嗎?有個屹立不搖的傳聞,說是京大的校長會爬上鐘塔敲鐘。

門井:哈哈,很像京大生會說的話。

萬城目:機會難得,我就問這裡的職員那個傳聞是不是真的,他說不是。

門井:你居然問了(笑)。

萬城目:他建議我上去確認是不是真的,我就不客氣地爬上了螺旋階梯,發現裡面有德國西門子公司製造的巨大控制盤在轉動時鐘、敲響時鐘,並不是校長上去敲鐘。從控制盤延伸出來的四根軸子骨碌骨碌轉動,四周的時針就跟著動。鐘塔是建於大正十四年(一九二五年),所以八十五年來,都是靠同樣的機械結構在轉動。

門井:鐘塔曾一度燒毀,是京大第一位建築系教授武田五一設計、重建了現在的鐘塔。

萬城目:聽說現在只剩下住在一乘寺的電器行大叔可以替歷史如此悠久的西門子公司的時鐘做維修,等他退休後不知道該怎麼辦。

門井:這豈不是鐘塔的危機?

萬城目:是啊,太老了,老到沒有留下操作手冊之類的東西,培養接班人是很重要的課題。

 

同志社女子大學詹姆士館

門井:從京大沿著今出川通往西走,就會看見同志社女子大學。我是同志社大學的校友,但同志社的學生也只有在畢業典禮時可以進入女子大學的校園。萬城目兄怎麼會知道女子大學的詹姆士館,還推薦了這棟建築呢(笑)?

萬城目:哎,有太多的巧合。我為了寫《荷爾摩六景》,想去參觀同志社大學,便在附近晃來晃去,正好看見這裡掛著「同志社大學畢業典禮」的牌子。我當然會以為「啊,原來這裡也是同志社」,何況校園裡也有很多男生走來走去。

門井:我了解。

萬城目:我一走進去,就不經意地晃進了正前方的詹姆士館。氣派非凡的建築,著實動人肺腑。逛著逛著,又不經意地晃進了裡面的資料室。

門井:你不經意地晃進了很多地方呢(笑)。

萬城目:不知道為什麼裡面都是同志社女子大學的沿革說明,我心想「咦,有點奇怪喔」(笑)。

門井:畢業後就沒來過這裡,所以走在女子大學的校園裡,我也有種奇怪的感覺。待在京大時感覺很輕鬆,待在同志社女子大學卻渾身不自在。

萬城目:可能是校內充滿異國風味,讓人不由得神經緊繃起來。

門井:原來如此,的確是。

萬城目:剛創立的同志社女子大學,是超級女子學校吧?學生是少數菁英,老師都是外國傳教士,對千金小姐們的教導十分嚴格。

門井:詹姆士館與京大的鐘塔一樣,都是武田五一的設計。頗有武田的味道,雖然使用紅磚,但處理得十分高雅,外觀不會給人強悍的感覺。

萬城目:而且是瓦片屋頂。

門井:磚造建築很重視在建物四角堆砌牆角基石(corner stone),這裡卻連這個都沒有。

萬城目:這所女校建築很適合追求時尚的褲裝打扮吧?跟撐著洋傘、穿著皮鞋的千金小姐太搭調了。

門井:同樣是紅磚建築,卻沒有銀行建築那樣的壓迫感。同志社是信奉美國式新教的學校,所以從外觀到內部的裝潢,給人的印象都是嚴守規律時代的古老、優良的美國建築。

萬城目:我聽宣傳室的人說過,詹姆士館的走廊窗邊,設有摺疊式的寫字檯,女學生們會靠外面的光線站著讀書。前幾天,「NHK特別節目」介紹了中國鄉下的學校,從早上五點就有很多學生聚集在學校的電燈下背書,我心想「啊,以前的女學生也是這樣讀書呢」。

門井:當時的氛圍可能很像中世紀的基督教修道院吧。同志社的創立者新島襄的夫人八重女士,是前會津藩士的女兒,也是個了不起的女中豪傑。據說在會津攻防戰時,曾主動拿著斯賓塞槍去射殺官方軍隊。所以,同志社女學生的樸素、嚴格的教育環境,應該是強烈受到八重女士的影響。聽說她的狩獵技術也比老公好,搭人力車時會跟新島襄並肩而坐。

萬城目:好震撼啊︙︙在當時是不可能的事。

門井:新島襄曾留學美國,當然能接納女性的權利。所以在創立同志社英語學校僅僅兩年後,便在明治十年(一八七七年)的極早時期創立了女子大學。

 

 S A R A S A 西陣( 前藤之森湯)

門井:連續兩棟都是大學建築,這次氣氛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來到以前的澡堂。現在已經改成咖啡店的前澡堂「藤之森湯」。萬城目兄為什麼會推薦這裡?

萬城目:不好意思,又要提起自己寫的書了。我要寫《荷爾摩六景》時,去立命館大學取材,附近正好有間由長屋大雜院改建的guest house,是我學生時代的朋友經營的,所以我去住了那裡,一晚大約一千五百日圓。

門井:是這樣啊,立命館大學離這裡很近。

萬城目:那家guest house的對面,有間名叫「船岡溫泉」的老舊澡堂。因為我住的地方沒有浴室,所以我每天都去那裡洗澡。有一天,聽說船岡溫泉的經營者,以前還經營過另一間澡堂名叫「藤之森湯」,這間澡堂建築已經變成很有氣氛的喫茶店。我是聽到「很有氣氛的咖啡店」就想掀桌那種人(笑),但既然被說得那麼神,我就姑且去看看囉,沒想到那裡的磁磚真的美極了。我立刻拍下來,當成手機待機畫面。

門井:這些磁磚真的很美。

萬城目:說到近代建築,幾乎都是大樓,加入一棟這樣的建築也不錯吧?

門井:跟進進堂一樣,屋齡八十年。

萬城目:這棟完全是木造建築,太了不起了。巧的是,這兩棟屋齡相同的建物,現在都是開喫茶店。屋齡八十年的建物,整棟成為喫茶店,在東京應該看不到吧。

門井:在我來這裡看到實物之前,原本有點懷疑,澡堂完全是和風木造建築,真的可以在這次的近代建築對談中介紹嗎?但是,坐在這裡這樣品嘗咖啡,我的想法被徹底顛覆了,覺得這裡說不定才是真正代表京都的近代建築。誠如萬城目兄所言,很難在其他城市看到這種木造建築,主要是因為京都沒有經歷過戰災、震災。

萬城目:說得也是,能像京都這樣留下木造建築,就是奇蹟了。

 

龍谷大學本校

門井:又來到大學了,這是位於西本願寺旁的龍谷大學本校。

萬城目:門井兄怎麼會知道龍谷大學本校呢?過著一般生活的人,通常沒有機會來這裡吧?

門井:其實,我今天是第一次來(笑)。我很喜歡看出版社的社史,曾經翻閱中央公論社的社史,原來中央公論社是源自西本願寺。我發現西本願寺從很久以前就對近代日本有特殊貢獻,於是產生了興趣。這次是很好的機會,當然要來看看。另外,我對所謂的擬洋風建築也有興趣。

萬城目:什麼是擬洋風建築?

門井:就是沒有○○設計、△△工務店施工的保證,而是由江戶時代以來和風建築的職人們,使出渾身解數,光靠自己的技術嘗試在建築中導入洋風意匠的建物。最有名的是松本的開智學校,但在明治的最早期是十分艱難的時期,所以只是過渡期的產物。

萬城目:龍谷大學本校是在明治十二年(一八七九年)完工,在我們今天造訪的建物中算是非常早期。

門井:現在親眼看到,覺得很意外,這麼說或許對不起職人們,但我真的很訝異,在明治十二年時,竟然可以把西洋的東西消化到這種程度。老實說,我還以為會看到更四不像的建築呢。

萬城目:知道設計者是誰嗎?

門井:不詳,應該是沒沒無聞的工匠。

萬城目:會不會是外國人?

門井:可能有人指導,但沒留下紀錄。

萬城目:畢竟是國會、憲法都還沒有成立時的建物。

門井:柱子是木造,牆壁是日本自古以來的灰泥,外側是貼石頭。

萬城目:咦,貼石頭?

門井:屋頂當然是鋪瓦片。使用的是純和風建築技術,卻有車庫、角落基石等等,也掌握了西洋建築的重點。和、洋配合無間,整體毫無破綻。要說是寺廟,看起來很像;要說是西洋建築,看起來也很像。江戶時期日本工匠的技術累積有多深、有多富柔軟性,這就是證明之一。

萬城目:它給我的第一印象, 是很像新加坡的萊佛士酒店(Raf f les Hotel)。夾著正館的南北棟的二樓有露台,如迴廊般長長延伸,真的很有萊佛士酒店的味道。

門井:原來如此。擬洋風建築就是有種難以形容的異國風情。殖民樣式(colonial)是配合當地氣候、風土來改善本國樣式的建築,所以很可能跟擬洋風建築有相通之處。

萬城目:外觀是西洋風,裡面卻是道地的和風。

門井:那種擬洋風建築的模樣,正象徵著西本願寺近代以來的處境,我稱為三重苦,因為進入明治時期後,西本願寺面臨了三大危機。一是基督教的傳來,剛才的同志社就是代表勢力,尤其是新教襲來,舊有佛教開始顯得陳腐。二是對佛教本身的強烈抨擊,也就是所謂的廢佛毀釋。(譯註:明治初年的排斥佛教運動。)三是否定宗教本身的現世思想盛行,以福澤諭吉為代表,主張今後是實用時代,精神世界已經沒有價值。西本願寺被這三大困難逼得走投無路,陷入窘境。要在新時代中存活,就不能再安於自古以來的佛教。既然這樣,就創立引進西洋意匠的新學校,為淨土宗的未來培養人才吧,西本願寺這麼想,並決定出版新時代的雜誌。

萬城目:那就是《中央公論》。

門井:原本是名叫《反省會雜誌》的禁酒運動雜誌。﹁禁酒﹂是由一群美國新教徒發起,以清教主義(Puritanism)為基礎的社會改良運動。日本佛教界利用這個運動來改革佛教,形成獨特的景象。後來,這本《反省會雜誌》脫離禁酒運動,轉型為所謂的綜合雜誌。發行單位也從京都搬到東京,不久後改為《中央公論》,脫離佛教,邁向了獨自的路線。

萬城目:京都的和尚們還滿大膽的。這群與佛教相關的人,竟敢在十多年前還有新撰組橫行的京都,蓋起這麼雄偉壯麗的擬洋風建築。我想這就是京都人不知道是保守還是機靈的堅韌吧。引進新的東西,用完便丟,是真正的「傳統京都」的做法。

門井:我可沒那麼說喔,大阪人還真嚴苛呢(笑)。

 

梅小路蒸氣機關車館

萬城目:我從以前就對梅小路蒸氣機關車館很有興趣,但這裡成為門井兄推薦的近代建築,我心想:「咦,車庫也算近代建築嗎?」覺得很不可思議。

門井:這裡的確與大樓建築不同,沒有任何裝飾性的要素。呈扇形擴散開來的設計,看在現在的我們的眼裡,是有種獨特的視覺性樂趣,但這純粹只是追求機能性的結果,誠如萬城目兄所言,與其說是建築還不如說是車庫或倉庫。

萬城目:這次為什麼會想把這裡列入推薦名單呢?

門井:其一是設計者意外的有名,就是渡邊節。上次我們走訪大阪的近代建築時,萬城目兄對紳士般的大樓綿業會館讚不絕口,渡邊節就是設計那棟大樓的建築師。
萬城目 哦,是這樣啊。

門井:他從東大畢業後,在鐵道院工作。雖然設計這個車庫純粹是為了公務,但獨立門戶後蓋出像綿業會館那種極盡奢華的建物,還是讓我覺得很有趣,一個人竟然可以設計出性格全然不同的建物。其二是每次來這個車庫,都能深切體會到蒸氣機關對日本近代是多麼重要。

接下來要去的灌溉用渠道琵琶湖疏水,是以前為了連接滋賀與京都的船運而建造的。第一疏水是在明治二十三年完成,但船運機能可以說是維持不到二十年,因為客人都被陸上運輸搶走了。搶走客人的代表,就是蒸氣機關車。

萬城目:今天我第一次看到在眼前冒煙的機關車,黑煙的威力、汽笛的音量都非比尋常。在《龍馬傳》中,看到蒸汽船的龍馬嚇得腿都軟了,現在我總算可以理解龍馬的心情了(笑)。

 

內容由 愛米粒出版《跟著小說家的建築散步》提供

不能錯過的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