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拆船王國的新煉金術

拆船王國的新煉金術

要說高雄鹽埕的歷史,這麼譬喻吧,老天用海風、鹽分、油漬與時間醃起來風乾,最後成了鹽埕。鹽埕,意指曬鹽的地方。二十世紀初期前,這裡放眼望去盡是鹽田與沼澤。直到一九一二年第二期打狗築港計畫,將港口內泥沙填築新生地,進行現代市街規畫。填海造陸,改變鹽埕的命運。

 ☆一次網羅腰瘦商品!每天只要10分鐘~國外網紅都靠它練螞蟻腰 

鹽埕可以說是台灣的銀座,娛樂場所如雨後春筍而生。高雄第一家戲院、第一家百貨公司,都在此誕生。「可以把當時的鹽埕想像成台北信義區,」叁捌旅居創辦人邱承漢說,「鹽埕本身就像是一個巨大的Shopping Mall(購物商場),你可以找到商店、美食街與購物街。」

《港都人生鹽埕市井》共同作者李怡志的外公許龍甲,就經歷過那般繁華光景。一九三七年(昭和十二年),來自澎湖望安的許龍甲先抵台南,再去高雄謀職。他找到一份擔任商船跑船員的工作,專進口國外舶來品。大半時間都在船上度過,每隔一、兩年才回家一次,連自己女兒的婚禮,都遺憾錯過了。

我們跟著李怡志,追著許龍甲過去的步履,順著原運河渠道加蓋的大溝頂,筆直道路直通高雄港。「為躲避員警的追查,外公一下碼頭,迅速將身上的貨物卸下,包括穿著七、八件內褲、半打內衣與墨鏡,以及走私的水貨,準備兜售給堀江商場。」李怡志說。

由於出國管制與進口物品的限制,舶來品珍稀罕見,五福路和七賢路上的堀江商場成為鹽埕人購物重要標的。奇貨可居,一擺出來,往往搶購一空。如今漫步在駁二園區,可見一個個拉著鐵門的高雄關私貨倉庫、台糖倉庫。當年許龍甲在公園路也有個小倉庫,放置跑船的舶來品,養活一家子。

絕佳港口位置,加上工商發展,鹽埕漸漸形成許多「產業街」。一條街,就是一個產業。例如新樂街南端曾為日據時代的遊廓(編按:官方劃設的街區,內有藝伎服務的料亭),後成為「金飾銀樓街」;七賢三路是美國大兵休假必報到的「酒吧街」,如今以啤酒屋居多,常客也換了面孔,多為東南亞籍船員。

 

其中公園路的「大五金街」,更見證鹽埕昔日拆船王國的歷史。李怡志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百艘沉船充斥高雄港,高雄人暱稱為台語「丸仔湯」,因日語稱船為「丸」而得名。《港都人生鹽埕市井》記載,戰後物資短缺,沉船拆卸的船板、廢鐵與機件等,衍生為鋼鐵業、拖船業等相關產業鏈。

當時公園路成為全台第一位大五金集散地,全盛時期多達百戶大五金商店。然而目前僅剩旗津擁有唯一一間拆船廠,大五金街轉型從日本進口二手大型機具。時光荏苒,拆船王國已凋零。

令人驚喜的是,年輕人起身接棒,賦予「五金」嶄新的意義。

我來到由許鶯薰、陳映秀與李恆三位七年級生創辦的「PIN sstudio別件室」,在這個當代首飾展覽、販售與金工教學的複合式空間,發現土與洗衣袋等複合材質,化為前衛感的珊瑚首飾,以及煉成像糖果紙般的金屬,撞擊觀者對於首飾的想像。在今年總統就職典禮,禮賓人員佩戴的青銅胸針,正出自別件室之手。

五金店水泥地 也是靈感

在別件室的「鹽漬—醃漬鹽埕大小五金創作聯展」計畫中,三位創辦人另邀五位金工、纖維或工藝創作者,實地走訪鹽埕大小五金店,去港史館讀歷史,擷取靈感,再利用各自視角,創作所見的鹽埕故事。

「每家五金店風格不盡相同。但仔細一看,店家水泥地因為鏽水、油漬長年浸染,變成橘色的色調,」許鶯薰說,「像醃泡菜一樣,充滿時間的軌跡。」於是在金工藝術家蘇健霖的詮釋下,金屬與琺瑯變成酸梅,讓我想起剛才在鹽埕名店「婆婆冰」嗑下一碗雪花冰,主角正是李鹹。這類鹽埕人酷愛的「鹹酸甜」,充滿回憶的味道。

而陳映秀更在車葉工廠撿拾金屬廢料上了癮。來自澎湖的她,特別喜歡密集、重複性的東西,例如海葵。她把廢料用硫化處理染成黑色,邊緣再上金箔,密集堆疊,成為四件圓形的胸針。

船的鋼索與鐵鏽染、電子零件、拆船廠壓克力……,都成為這些藝術家揮灑創作的素材。許鶯薰說,其實早在計畫之前,他們就常來擁有「小五金街」名號的新興街尋寶,在橡膠、螺絲堆中找尋靈感,透過這次計畫,更貼近鹽埕。

港口餵養拆船業,拆船業滋養五金業,如今五金業又孕育一片創作天地。時間醃漬的鹽埕,越陳年,越入味。

【延伸閱讀】

●拆船王國的新煉金術

【本文由alive Taiwan - 品味生活究極誌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不能錯過的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