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陳文茜:「一個人長時間的成功,來自他始終未忘初心、戰戰兢兢」

噪咖熊 2015/08/13 08:00
陳文茜:「一個人長時間的成功,來自他始終未忘初心、戰戰兢兢」

source:《我相信,失敗》

 

★年初說年初忌諱多,不宜離婚,淺語你守著一個從來不曾愛過你的男人有意思嗎?

 

作者:陳文茜

 


我相信,失敗。

我害怕,成功。

這兩句話乍聽起來皆有點荒謬。但在人生路上,「成功」永遠只是人生長路中的一段,而且「相當差勁的老師」(Bill Gates語)。無論你的身份是企業家、政治人物、國際舞者、大作家、或是千萬億萬人迷的演員、歌手創作者;失敗,會教導你一些事;成功,反而會誤導你做錯許多事。

所有舞台的燈光在結束時都會熄滅,所有「努力」「僥倖」「機運」得來的「成功」,未嘗不是如此。

「中天青年論壇」自二○一二年舉辦至今數十場,每一位台上主角敘述每一段他或她的故事,都是從「苦熬」開始。林懷民從世家父親不能認同的「男舞者」角色開始,掙扎他的舞蹈夢想,創了「雲門舞集」,解散了,又再站起來;至今雖名滿天下;他還是一個背包,搭著捷運,一身簡便黑服,偶爾圍了一條長輩贈送舒適的圍巾,纏繞保護他的脖子;那是他生命硬頸的象徵。他鞠躬,但不會在藝術創作上打折扣,在追求創作的完美路上,他永不低頭,永不輕率。雲門至今四十年了……每一支舞,重編、突破;細節到每一名舞者手與腳抬高的角度……都沒得妥協。

許芳宜剛獲得瑪莎•葛蘭姆舞團錄取時,還不會英文,也不知如何打國際電話向父母報喜訊。在紐約街道她無意識走過來,又走過去,最終站在林肯中心旁,喜極而泣。舞者以熟悉的腳趾不停地行走,交互來回,告訴自己,那麼遙遠的夢想,那麼大而冒險的衝動,一切竟已成真。然而她的哭泣,沒有終點。黃皮膚及東方人的身體,使許芳宜最終在舞團中登上了「首席」,登上了紐約時報藝術版頭版;但仍無法站上主要舞台。她曾大哭,不服氣地問自己「為什麼」;最終擦乾眼淚,決定離開「庇蔭」的國際大舞團,再度冒險地與世界一流編舞家合作,單獨闖蕩國際舞台……。那個代價是:她往往一個月跳三支不同的編舞,往返飛行幾十個城市,舞台上精準完美演出後,深夜浸泡烏青受傷的腳趾;然後第二天天未亮,提著行李,一個人孤單奔向機場,走向下一個舞台。

蔣勳幾度人生更迭,從母輩到自身,從痛恨故鄉奔往巴黎,到香榭大道上他居然聞到台北大龍峒泥土的味道;鄉愁帶他回來,鄉愁帶他投入「夏潮」;一本當時台灣惟一反省資本主義主張民主改革的雜誌。他曾因此失去教職,但也隨著時代變遷,被「體制」逐門的他,又榮登「時代寵兒」、「美學大師」……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他比旁人更體悟「捨得」與「捨不得」。

嚴長壽總是笑的,他中學學歷,靠自讀英文、主動加班、貼心為主管送電報,……勤勉細心努力等硬功夫……讓他爬上人生「高峰」。罹患癌症之前,他早已投入公益工作;罹癌之後,他可沒有怨天尤人,恐懼死亡,反而是更珍惜僅餘的生命。嚴長壽把什麼皆擱下,在台東山區「租房」,一點一滴從事「公益平台」。看到時局紛亂,他說真話,不附和庸俗之見,然後告訴天下父母、提醒青年:「憤怒」 改變不了人生的困境,「愛孩子」不是提供隨時空降的「保護傘」。「改變」,從此刻「開始」。

訪問劉若英阿信那一回,我剛從美國開刀回來,聽眾大爆炸,身體虛弱。中天電視台換了一個場地,音響未曾現場測試。於是那成了一場「口語交談」。阿信聽不見我的問話,我也聽不清阿信說什麼。只有奶茶劉若英靜靜地坐在我們中間,她的談話、她的聲音在那一場如此清晰。年輕時她夢想的一切,都得到了,她仍然在閱讀,永遠提醒自己,出道時某位導演殘酷的忠告:「妳,不夠美麗,所以要更努力。」

五月天成團之前,阿信待過地下樂團,他提醒當時我幫他站台的點滴;而同團瑪莎的媽媽在我訪問阿信前,則告訴我兒子加入「五月天」的往事。「他們在學校時那麼相信自己,興奮地唱著、演奏著……而每次我離開,想著他們可能空白的未來,轉身回家的路上,總是流著淚……」

周杰倫是我們訪問幾位天王中,最「緊張」的來賓。他覺得自己該回台灣鼓勵失落年輕人,因為自己也曾無路可走;可他又不知道不確定我會問他什麼。那一夜我穿著皮褲、戴上深色方形墨鏡,周杰倫有點「相信我」又有點「手足無措」。上台前我們簡短聊了天,當我告訴他一位杰倫迷留言「你陪我長大,我們陪你唱到老」時,他立刻稚氣地樂起來……一個人會長時間「成功」,大概就是他始終未忘「初心」,始終「戰戰兢兢」……。

而在這本第一冊「青年論壇」選輯裡,我把蔡康永放在第一篇,潘石屹放在結尾:他們的人生皆曾親歷或目睹何為「大起大落」。請讀者慢慢細讀體會他們因此參悟的特殊智慧。

所有參與論壇的來賓,除了場地舞台上提供一杯水(周杰倫喝了三杯)之外,皆未取分文。為什麼?因為無論他們在那裡出名、多麼紅遍大半北半球,多少千萬追逐粉絲,有一根線始終拉著他們──故鄉。他們希望自己的某些感悟可以回饋給故鄉的青年,或者每一個他們曾遇見的生命。

這些話語,都是他們掏出生命回憶、感悟之下獻給青年的人生短句。

 

【噪咖選選書】 陳文茜:我相信失敗

● 陳文茜:「一個人長時間的成功,來自他始終未忘初心、戰戰兢兢」

● 陳文茜:「大半的人20歲就死了,因為他們變成自己的影子」

內容由 時報文化出版《我相信,失敗》提供

 

ლ(・(エ)・ 馬上按讚 加入噪咖粉絲團

你可能也喜歡
李安:被說是人生成功的範例,根本是場誤會!大家只是剛好看見我的強項而已啊(謙虛)

李安:被說是人生成功的範例,根本是場誤會!大家只是剛好看見我的強項而已啊(謙虛)

大家看到我都是風光的一面,當然我也想表現風光的一面,尤其是在台上時,因為我發覺不僅能給大家很多鼓勵,也能給社會正面能量,不光是我自己好面子。事實上,我經過很多失敗,脆弱是我的本質,但不曉得為什麼我用戲劇的方式反而表現了我的強項,成為一個成功的示範。
得到亞太影后,劉若英卻為了閃管理員不敢出門,只因窮到繳不出管理費?!

得到亞太影后,劉若英卻為了閃管理員不敢出門,只因窮到繳不出管理費?!

對劉若英來講,越受到大家的肯定,她對於影片、角色的選擇就更嚴格,嚴格到她得了亞太影后之後,竟有一段時間沒戲可拍,窮到連管理費都快繳不出來?
陳文茜:「大半的人20歲就死了,因為他們變成自己的影子」

陳文茜:「大半的人20歲就死了,因為他們變成自己的影子」

青春無關年齡,有關恐懼和計算;有關安逸與逃避。因此若你才二十,已沒有了幻想,你的人生其實已經沒有了青春。若你已六十,你仍在創新,仍想改變擁抱新的生活方式,你還「青春」!
劉若英憂鬱到連新歌發表會都不想去時,阿信居然對她說「㊙㊙㊙」

劉若英憂鬱到連新歌發表會都不想去時,阿信居然對她說「㊙㊙㊙」

張艾嘉說,就是因為她長得很普通,所以很適合少女小漁這個角色。而且我很壯,那個角色是一個大陸想移民美國的女生,移民剛開始都要打很多工,所以壯是很重要的,還有國語要比較標準,我剛好具備了這些條件。
剛成團時是什麼原因,讓阿信樂當

剛成團時是什麼原因,讓阿信樂當"什麼樂器都不會,連吉他也彈得比第一吉他手爛"的第二吉他手?

我最近有個很強烈的感覺,大家覺得你是五月天阿信,所以寫出一首很棒的歌應該很容易。其實我在每一次寫歌時,就不是五月天阿信,而是跟十幾年前住在鐵皮屋裡的那個大學生一模一樣,但是多了很多敵人,就是以前的我。
阿信錄音到一半,不管多忙都寧可自己去買便當!原因竟然是這樣…

阿信錄音到一半,不管多忙都寧可自己去買便當!原因竟然是這樣…

那也是一種生活樂趣,尤其是你希望寫的歌能跟大家有共鳴的時候,我覺得那很重要。以前大學上安郁茜主任開的基礎設計,我學到一句非常有用的話,她說:「你的創作嚴重地反應出你的生活經驗,如果沒有生活,很難有經驗可以寫出能讓大家願意相信你的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