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白歆惠從機器模特兒變成靈巧女星,關鍵在這兩個字的態度

噪咖熊看星聞 2015/10/11 18:00
白歆惠從機器模特兒變成靈巧女星,關鍵在這兩個字的態度

source from:BRAND名牌誌

 ☆ ☆ 賭了一生的承諾,換來他的庇護。十里紅妝,是他的獨寵! 他輕笑一聲:已經欠下了,來日方長,此生若是還不清,那便下一世接著還! 

曾經,白歆惠描述自己就是個別人說一做一的機器模特兒;

在很突然的一個瞬間,她發現當她感到「自在」的時候,做起事來是自信的,再複雜繁瑣的事都變得很明順。

接著,她再慢慢放進自己想要給大家看到的光芒,白歆惠,開始有了活生生的靈魂。 

「平凡的人生是生活;不平凡的人生是不虛此行。」有時候常聽到有些人抱怨著生活好平淡,但我卻覺得平平淡淡的很好,畢竟有安心、穩定的感覺是很難得的。可如果你的生活是很波動很起伏的,也請不要想太多,因為這表示你人生來這一遭是不虛此行的。這兩句話很有意思,感覺上每個人都能從它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和安慰,因為明白了自己人生的意義,人也就能活得自在起來了。

其實我最喜歡的兩個字就是,自在。不知從何時起,我開始懂得怎麼品嘗這字詞的味道。工作的緣故,我發現到亞洲人普遍一種緊張拘謹的狀態,可能是從小的教育養成,周遭的人都不斷地耳提面命妳去完成一個個的「目標」;相對的,歐美人士做事有種Easy的味道,常常是Okay那我們來做這個、Okay其實我可以這樣…,像是一種流動的節奏。這幾年我改變了很多,最大的原因是對工作有了企圖心。比如我開始思考我在做的工作,一半是藝術的,藝術絕對不能像用尺一般將它框住。曾經我是一個別人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的模特兒,一板一眼的。人家說:白白,現在要表現得有個性、態度很殺。我就是很努力地去做出一個「有個性又很殺」。突然間我心裡逐漸浮出一個聲音,決心不再想只當一個可以穿很多不同套衣服、拍很多不同風格照片的模特兒,而人家根本不知道「我」是誰!

source from:BRAND名牌誌

從活得自在,再進而找到展現自我的方式,是一段很有意思的歷程。現在無論是穿戴著很酷的妝容、或很女性化的妝容、很柔軟的妝容,大家都知道白歆惠在裡面。這個旅程,像是隨著年齡增長慢慢地在人生去找尋一些答案:我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我喜歡做什麼事?

原來自己是偏好於跟自己相處的人,喜歡一個人看電影、看書、聽音樂,乍看有些孤寂路線的味道。但回到工作上,這倒像是一件好事,因為不管是拍照或演戲,都是一整個工作團隊幫妳建築起來所有的氛圍,在這任何細節都駕馭得很好的時刻裡,我意識到自己得獨自去享受那個當下,作品才會是好的。每個人都一樣,無論你是在哪個行業裡,定要試著去享受那當下,才能夠自在地拿出自己的專業,然後在團隊裡自在地注入自己的味道和顏色。

 

source from:BRAND名牌誌

我儘量讓叛逆發生在對的地方

有一天我躺在床上,假想自己40歲的時候去回想我的30歲,「會不會很不精彩啊?」這個念頭蹦的一下跳出來。於是我開始想辦法讓我的30年代,留下一些記憶點,儘管它們是以種種對比的方式出現。

30歲的我的私生活當中,充滿各種迷糊小事端,常常自己就快被自己的迷糊弄得崩潰。骨子裡則滿佈著叛逆因數,如果有人說什麼東西很危險,我就會去想可是它看起來不危險啊,然後會去碰看看,只是想搞清楚到底為什麼人家說它危險?但我現在似乎已經慢慢能夠去控制,儘量讓這個個性上的缺點,發生在對的地方。朋友常常問:「白歆惠妳為什麼沒有中間值?」除了迷糊與狡詰叛逆並存的個性外,我的生命節奏本身確實很極端,比方當我很放鬆,立即呈現的就是絕對的靜止,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很愛發呆和做白日夢的人,這些狀態感覺上很奢華,並不想改掉它。但是一旦我動起來,就是要做到一刻不得閒、一絲不茍,每個環節都想去照顧,跟我一起工作的人比較辛苦,因為那正是我在動的狀態。

大膽與小心也是構成我的對比元素。這幾年來我最重視的事,就是如何小心翼翼地經營感情,長到30這個歲數,與人相處越見成熟,多了一分小心與謹慎,不論是愛情或者親人、朋友,都會想要用心地呵護它,自己身為藝人被人討論已經是沒辦法的事,不想要讓在我身邊的任何人,被莫名關注在鎂光燈焦點下或受人討論,因為我很希望他們能夠很自在,目前人生課題最想做好的專案就是保護這些我所愛的人。

至於大膽的觀點,則實現在跳脫的概念中。因為熱愛時尚,定期地瀏覽國外各品牌網站或知名網路購物網站,發現它們之所以會成功,源自於跳脫出品牌跟品牌之間是獨立的東西的概念,反將所有品牌構畫疊蓋在一起。跳脫很需要大膽的腦袋,事與事是這樣、人與事之間也是、人與人之間更是,畢竟跳脫才能創造無限的樂趣吧。

工作時,深怕讓人等,擔心因此影響了別人。整個工作過程裡,我總是在問:現在是在等我嗎?我寧願等人,因為這樣很安心。於是我化妝的速度跟男人化妝需要的時間一樣短,寧願盡速站在打燈的定點上等攝影團隊一邊調光一邊再做造型的微調。其實站在那裡,靜心仔細去觀察周遭每個人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一個作品通常都是大家合力的作品。我喜歡將自己準備好,然後跳脫出來看,例如看攝影的角度、看燈光、思考別人會怎樣去剪接剛剛的畫面……每個點都是小小的火花,等等大家就將要一起把準備好的熱力,引爆成美麗的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