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C
logo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真心話老實說』瘋狂麥斯被稱為神作,一點都不意外!‬

芒果奶酪 2015/05/30 08:00
『真心話老實說』瘋狂麥斯被稱為神作,一點都不意外!‬


我非常喜歡『瘋狂麥斯:憤怒道』,特別是剛看完『明日世界』就接著它感覺更明顯,因為兩部電影都是描述未來世界的景況,只不過『明日』是目眩神迷的高科技國度,『麥斯』則是充斥著鮮血與火光的一片荒漠。

 ☆ ☆ 賭了一生的承諾,換來他的庇護。十里紅妝,是他的獨寵! 他輕笑一聲:已經欠下了,來日方長,此生若是還不清,那便下一世接著還! 

『瘋狂麥斯』裡頭有九成的動作場面都不曾借用神奇的電腦特效,全部都是特技演員親自上陣,每一次的高空擺盪與衝鋒車上的翻滾撞擊、騰空跳躍,亂竄火舌中真槍實彈的穿梭,在現在看來也許不合時宜,但這樣的影像魔力才更能表現出電影裡頭的狂暴不羈,那種震攝人心的瘋狂。

『瘋狂麥斯』中的世界觀乍看好似絕望,不過導演卻在電影裡頭放入許多象徵「希望」的元素:水、石油、母乳,這些日常生活中隨我們恣意取用的元素,在『瘋狂麥斯』中卻是飽受飢渴咽病之苦的人們賴以生存的目標,但這三樣卻被不死老喬獨佔。

不止如此,裡頭大多數的角色都被物化,男人統稱為「戰爭男孩」,存在目的是效忠不死老喬,女人被當作「擠母乳」的工具,另外有一群沒有遭受到輻射侵害的女人則被叫做「種母」,平日戴上沈重的貞操帶,豢養在溫室裡頭供不死老喬玩弄,繼而成為繁衍下一代的物品,就連男主角麥斯最一開始的用途只是名為『O型強效血』的血袋。


圖片來源:film

因此在逃亡過程中,麥斯曾對芙莉歐莎說:「希望在這世界,彷彿成為奢侈品。」
就算「希望」存在于這世界只會使人脆弱,就算看起來遙不可及,即使如此,麥斯卻渴望自由,芙莉歐莎渴望家園,種母不想被當作「資產」,就連不死老喬本身也期盼有一個健康的孩子。最絕望的瘋狂世界,「希望」變得如此重要,因為他促使人們做出選擇,讓他們不想只為生存而生存,轉而積極追求更高層次的生活。

昨晚和朋友討論『瘋狂麥斯』到底是不是一個樂觀的電影,朋友認為這是一部無喜無悲無恨,眾人只為了生存而戰的電影,沒有所謂樂不樂觀,不過我和他持相反意見,我認為電影每一位角色的塑造,甚至是台詞都呈現出一股「極致的樂觀和希望」,就算是原先很悲觀的角色,也隨著電影的行進逐漸變為積極樂觀。

『瘋狂麥斯』裡頭高壓的世界逼迫人們盡全力生存,排除一切不利於生存的因素,然而他們每個人都有比生存更高的目標,那些事對他們來說比生存更重要。

例如對戰爭男孩來說,他們不但不想活,反而是誓死如歸,搶著要當壯烈成仁的那一位,他們的信念就是想要當那「以燦爛奪目之姿,奔向英靈殿的人」

對指揮官芙莉歐莎來說,第一幕她還特別被不死老喬點名感謝,以女性之姿活在這裡的她不是種母也不是擠乳器,如果只是為了生存,那她維持原樣繼續當不死老喬的指揮官倒也活得風光體面,但芙莉歐莎根本沒在care,心心念念自己的家園,她更是第一位起身反抗不死老喬的人。

對主角麥斯來說,如果只是為了生存,他應該在最後騎摩托車遠走高飛,根本不該幫助那些女人原路殺回堡壘,可見最終對麥斯而言,凌駕在生存之上的仍舊是「救贖」與那一絲「希望」。

更別說是美麗的「種母」們,她們被視為珍寶,就算被養在溫室裡依舊有思想(至少她們知道樹是什麼),就是因為他們擁有思想,所以她們更不想被當成物化的資產,領頭安格海拉身懷六甲仍邁上逃亡之路,只為了追求人格的完整,不想被物化,解下貞操帶的那一刻起,她們開始正面的迎擊人生的挑戰。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

裡頭我最喜歡的角色不是芙莉歐莎,而是尼可拉斯霍特飾演的戰爭男孩奈克斯,自幼洗腦下的奈克斯,認為奮勇捐軀才能成就無上榮耀,因此變相成為軍閥底下的活人武器,他們全身上下塗滿白漆,沒有個人特質,奈克斯原本也是這樣的戰爭男孩,寧願戰死在沙場上也不要苟且偷生的躲在營裡。

不過隨著主角們一同逃亡的過程中,他意識到自己不再是武器,最終他自己掌握(見證)自己的生命,身上的白漆逐漸剝落,讓我們越發看到他先前的面貌,象徵奈克斯一步步找回自己的人性。

喬治米勒打造的反烏托邦式的畫面震顫內心,貫穿始終,從第一個鏡頭開始就牢牢鎖住你的喉嚨,直到最後一刻。